地换回了户部尚书

作者:和谐历史

问题:过了没几年,他又改回宣徽南院使、河阳三城节度使了,何必这么折腾呢?

回答:

先说结论——“上书纳节,改吏部尚书”乃是出于夏竦自己的意愿,而“改回宣徽南院使、河阳三城节度使”则是朝廷的决定。

因为自从北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年)十二月,夏竦的本官(正官)由“文”(户部尚书)换到“武”(奉宁军节度使)以来,他就一直想换回来。之后几次上表“乞换文资”,却接连被拒。直到庆历三年(1043年)三月,仁宗试图从蔡州任上召回夏竦,委以枢密使的重任时,他才同时“得偿所愿”地换回了户部尚书。

注1:夏竦此时为宣徽南院使、忠武军节度使、判蔡州。

然而,对夏竦的这一任命,受到了台、谏官中王拱辰、席平、沈邈、欧阳修、余靖等人的交章抨击。夏竦四月到了东京开封城外,连仁宗的面都没见上,就被赶去了忠武军本镇(即许州)。之前对他的枢密使相关任命被收回,连带着“本官换回户部尚书”一事也作了废。

赴本镇后,夏竦自请替代正好致仕(退休)的韩亿判亳州。这是因为即便到了许州之后,台、谏依然还在对他喷个不停,于是干脆主动要求调到离开封更远、级别也更低的亳州去好了。此时,夏竦依然对“换回文资”一事念念不忘。于是,可能是想向仁宗找点补偿——他又自请“纳节”,期望能换回文资——这才有了庆历三年七月里“以吏部尚书判亳州”这一任命。

注2:纳节,即纳还朝廷所赐的旌节。指辞去节度使,而由“武”换“文”。

不过,夏竦并没能就此高兴多久。庆历五年(1045年)八月,他又一次被由“文”(吏部尚书)换“武”(河阳三城节度使)。此后,直到皇祐三年(1051年)九月他去世时,都没能再度“换回文资”。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院使 宣徽南 夏竦 忠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