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讨论良渚文明模式和社会结构时

作者:和谐历史

  2015年,为了结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举办“早期文明的对话:世界主要文明起源中心的比较”国际学术研讨会,同时也为了进一步宣传良渚遗址群的最新考古成果,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等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举办“权力与信仰——良渚遗址群考古特展”,并同步出版《权力与信仰》图录。

 

  展览图录是展览的记录和延伸,图录以纸本化的形式把展览的内容永久地固定下来,结合相关文章的导读、说明文字的补充使展览内容和形式进一步深化。由于时间较紧,展览的构架和图录的编辑几乎同时进行。图录后记中提到“这次展览从最初的谋划,到最终实施,前后经历了近三年的时间”,实际工作包括文物清单的确定、文物拍摄、导读论文,图录编辑出版其实也就是三、四个月的时间,参与展览和编辑的人员还分驻在北京、杭州、台北和伦敦三地,期间的辛苦可以想象。图录较为全面地反映了良渚文化考古领域所取得的成就。第一部分是导读论文,《权力与信仰——解读良渚玉器与社会》对展览和图录做整体说明和导读,作者明确指出了良渚社会的权力来源于特殊的信仰和它的物质载体,与之相关的玉石手工业“更像是一个将不同社群编织在一起的细密网络”。关于良渚社会结构特点,作者认为与源自非生计资源与信仰的社会权力形态有关,“这种权力形态在中国其他地区的社会演进过程中相对没有充分的表现或实施”“社会结构并不是典型金字塔式的”,这些都是今后我们需要继续深入探讨的话题。图录第一部分“良渚古城——新发现与探索”一章把2006年至今良渚古城的重要发现做了系统梳理,尤其是良渚古城基本格局认识上的重大突破。在讨论良渚文明模式和社会结构时,作者认为良渚文明是一种以神权为纽带、神权至高无上、神权与王权紧密结合的文明模式,良渚社会出现金字塔式的分层现象,权力与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控制中的高端手工业——良渚文化琢玉工艺”是一篇以通过琢玉工艺的阐述为背景进而讨论高端手工业所体现出来的产品种类和资源优劣,是良渚社会权力与信仰两者关系的补充。“从‘崧泽风格’到‘良渚模式’”,从社会意识领域深刻讨论了“大崧泽”“崧泽文化群”(指自安徽境内长江的西段至东海之滨,北达江苏中部,南越过钱塘江)的“崧泽风格”到“良渚模式”的变迁,崧泽社会是“对权威的谦卑态度和在行为上努力与之迎合的行事方式”,良渚则发展成为“一神教”,这种一神独尊的教义出自良渚社会上层的设计,并达到了整个良渚社会的认同,良渚社会的本质是政治宗教。“巫玉、史玉与德玉——中国早期玉器传统的损益”则是一篇反映中国早期玉器历程的综合性导读佳作。

 

  图录的第二部分也就是展览的主体。首先以“王的葬礼——反山M20”拉开序幕,按出土状况和器物种类为主线全面展示反山M20。然后按“权力的展现——良渚古城的结构与秩序”“以玉事神——良渚社会的统一信仰”娓娓道来,权力的展现分为权力与空间、等级、性别、资源四部分,多方面多层次地反映权力的分配和社会的分化,“玉石器资源是由(良渚)遗址群直接获得、制作、使用和分配的——正是这种对资源的直接控制和大量消费,使之成为良渚文化的权力中心”,一语中的。

 

  一神教的良渚社会信仰的具体是什么?玉器器形和纹样的解读是关键,虽然关于信仰的本质是太阳神还是战神尚有争议(其实二者并不矛盾),但是对于主宰良渚玉器的神人兽面像源流和发展已经基本达成共识。琮是唯一自始至终贯穿神人兽面像的具有复杂几何结构的信仰载体,琮也是最终扩展到龙山时代并为后世所继承的良渚玉器之一,“琮,蕴含了‘器’的象征性和秩序感,对中国传统社会核心思想‘礼’的产生具有深远影响”。良渚琮形而上的研究,意味深长。

 

  图录的第三部分是本次展览的器物说明,与一般图录仅是简单地描述器物特征和尺寸不同的是,增加了器物的背景说明文字,一些还辅助相关的图片和线图,几乎每一种类的器物文字说明都是一篇浓缩的通俗短文,为读者进一步深入阅读提供了方便。

 

  文物图录,顾名思义要以图为主,好的图片是图录质量的基础和保障。良渚玉器个体小,又有着特别的光泽感,对器物摄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本次图录特意请齐物古器物研究工作室吴正龙先生前来拍摄,照片的质量有目共睹,摄影师在器物整体和微观等的不同视角表达上进行了尝试性创新,如琮和刻纹柱形器的图案连续展开、不同和同类器物的组合等,既为学术性加分,又为图录增添了生气和美感。

 

  器物的编排也值得称道。同一件玉器不同的视角、整体和局部,还有拓本可以对照。不同类陶器、玉石器在编排时错落有序。图录器物部分在整体编排中能做到大中有小,大小画幅过渡不生硬。

 

  总所周知,目前考古报告的彩版质量大多一般,究其原因与出版社合作的印刷厂技术水平有关,我曾与出版社的老师们就这一问题交流过,我们考古报告花了那么大的精力出版,为什么图版的质量一直上不去?不是偏色就是没有锐利度,甚至一些黑白版连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水平都不如?如果有一天我们考古报告图版的质量与那些拍卖行印刷品一样,那就好了。在还没有命名《权力与信仰》之前,徐天进教授就明确提出一定要雅昌印刷,收到了明显的效果。我们也希望考古报告的图版质量能更上一层楼。

 

  新石器时代考古是一部无字的地书,按照台湾大学连照美教授所言是“没有文献包袱的考古”,无论是展览还是图录都面临着如何面向观众和读者用什么样的形式来展现说明我们的考古收获和成果。我觉得,有一条贯穿的主线,有一个完整的构架,用考古的证据——遗迹、出土物来叙说,所谓“讲故事”无外乎就是这个基本,“权力与信仰”展览和《权力与信仰》就是秉承着这样的宗旨。

 

  当然由于编排时间紧,图录还存在着一些不足,如个别处尚有笔误,图片的跨页虽然在视觉上起到调节的作用,但是割裂了完整器,显得美中不足。折页会增加成本,但完整性上显然优于跨页。可能由于摄影时景深把握的问题,一些刻纹玉器的局部还不够清晰,这是今后需要继续努力改进的地方。总之,《权力与信仰》仍是一部值得推荐的读识良渚文明的优秀图录。“早期文明对话”会议期间,伦敦大学学院庄奕杰博士希望能将此书翻译成英文出版,我们乐观其成。(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4月19日第6版)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必威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