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济棠挖洪秀全祖坟葬母亲

作者:和谐历史

图片 1陈济棠 陈济棠是中国近代少见的儒将,不但嗜好国学,且一生以推崇国学教学为使命。陈济棠这些坚持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主张在当时充斥“全盘西化”,民族自信完全丧失的时代背景中是十分难得的。然而他也是个十分迷信的人。 荒唐迷信的陈济棠 陈济棠的迷信荒诞有家学渊源。他发迹前就受母亲、两个哥哥以及妻子的影响,已很迷信。长兄陈济华,有残疾,从术士法师学医卜星相之学,颇有心得。陈济棠曾在他开设的私塾中读书,耳濡目染,幼年即迷信。他的五哥陈济湘,精通算卦之道,是家乡防城县有名的术士,陈济棠对他很崇拜,几乎言听计从。他的妻子莫秀英更是以她肚脐上的“砂痣”,与陈济棠的“砂掌”相配,而看中当时只是一个连长的陈济棠。 在陈济棠的军旅生涯中,有三次遇险经历。第一次是陈济棠任江西督办公署参谋长时,乘船从梧州到德庆,路遇狂风,船触礁下沉。他已淹入江中,幸有同伴用竹竿在水中搅捞,他恰好触及竹竿,顺竿上爬,保住性命。第二次是,陈济棠得救后,与黄绍竑同到广州粤军司令部办事,事毕本拟住南园酒店,因故改住东亚酒店。而就在当晚南园酒店发生枪战,有刺客要暗杀他,幸而已换住处,而得脱险。第三次是陈济棠带妻子儿女五人去广州郊外赏梅花,归途遇番禺县游击队袭击,卫兵抵抗时,陈的座车司机择路而逃,因车速过快,刹车不及,先撞在树上,后翻入河中。除陈济棠一人轻伤外,家人竟无恙。 三次遇险,大难不死,事本偶然,陈济棠却更相信命运。他在家里摆起了香案,设起乩坛,天天求祖上、神灵和菩萨保佑,到后来,竟发展到举凡大事小事,行动之前都要先扶乩一下,预卜祸福,再行定夺。陈济棠任用官吏、提拔干部都要先算一卦,看此人的“八字”是否与他父亲的“八字”相冲;再看此人面上或身上其他部位有无“反骨”,最后决定是否任用与提拔。 陈济棠既迷信,他的部下也因此制造事端,巴结奉迎,以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1932年,广东省教育厅在其后院建立省民众教育馆,挖地基时,挖出许多旧砖,其中有两块较为完整。教育厅秘书室科员曾传昭,对这古砖有兴趣,擦洗干净,发现砖的两旁有汉隶若干字,一块左边写的是:“永嘉世,天下凶,余广州,盛且丰。”右边是“岁次壬申宜公王侯陈”。另一块左边写的是:“永嘉世,天下荒,余广州,平且康。”右边也是:“岁次壬申宜公王侯陈。”曾传昭断定这是两块晋砖。据他考证,永嘉为晋怀帝司马炽年号(公元307—312年),琅琊王司马睿都督扬、江、湘、交、广五州军事,这年晋怀帝被刘聪掳去,天下无主,广州僻处南隅,未受影响,这两块砖为广州刺史陈勰所刻。由晋代到民国,相距1600多年,已经过270个甲子。千余年前壬申年的古砖,千余年后的壬申年(1932年为壬申年)发掘出来,巧合至极,砖文“宜公王侯陈”,可称一时瑞应,说来有声有色。此事经过,见之于报端。陈济棠大为高兴,亲到教育厅看古砖。曾传昭作了详细解说,并极尽吹捧能事。陈济棠当即予以重赏,并把古砖带回家中,设坛朝夕参拜。 翁术士巧设骗局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陈济棠既好风水,一时间广东形成“看风水热”。著名术士翁半玄,到广东防城县八宝顶去看风水。看后对人说:“陈家这口风水在葬后一百年,发出广东第一人,陈老总有今日地位,正是这风水的缘故。”这话传到陈济棠那里,重赏翁半玄,并聘他为“大术士”。翁半玄为陈济棠看相,说他是“九五之尊”的面相,行动甚似“狮毑形”。又说:“八宝顶的陈家祖坟,只能发出广东第一人,如要大发,必须另找福地。”于是陈济棠命翁半玄,遍访广东名山大川,寻找“福地”。 这时另一位看风水的术士温香远,在广西花县芙蓉嶂查看洪秀全的祖坟,遍找不着,只有温姓墓地。问到一位老人,老人说温姓墓地即为洪家祖坟。当年洪秀全兵败,洪族担心“灭九族,掘祖坟”,特将洪姓改为“温”,隐名改姓居于此。温香远看了风水,认为洪姓祖坟可惜葬高了,不在“活龙口”上,如在“活龙口”上,洪秀全当年不会只拥有半壁江山。温香远在洪氏祖坟周围另选一穴,新穴附近残岩凹凸,不太美观,他雇石匠把岩石削平,把凹处填上泥土,铺上草皮。翌年春天,草色青青,整个墓穴十分美观,好似在“活龙口”上。他又把当地故老相传的“头顶芙蓉嶂,脚踏土地坛,右边覆船岗,左边莺蜂窦,狮象守大门,鲤鱼把水口,谁人葬得正,代代出公侯”的风水歌谣广为宣传。 事被翁半玄得知,立即赶来花县,听温香远如此这般一说,他也赞不绝口。到广州又添油加醋,极力向陈济棠推荐:“这地穴乃‘真穴’,能发全国第一人。”并怂恿陈济棠买下这块宝地。陈信以为真,花了3万元向温香远买下,又拨巨款营造阴宅,先把自己的生母邓太夫人的骸骨葬于此。到了安葬这天,翁半玄又故弄玄虚,说要先用糯米饭和草鞋垫底,然后安葬,这样就会“及身而发”,陈济棠也照办,梦想有朝一日,飞龙升天。 陈济棠部下少将参议梁朴园,常到陈家去占卦。1936年春,梁朴园和他的妻子何葆真同时神经错乱,陈派术士为梁朴园夫妇治病,结果无效,梁家只好求助于一家私立医院的黎铎医生。黎铎听说梁常去陈家占卦,就适应病人的迷信心理,进行精神治疗。黎铎来到梁家,只见梁朴园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占拜,便高声对梁说:“我是道行高深的法师,特来为你驱邪治鬼,你现在身上附有妖魔,要用‘五雷掌’轰击。”说完即装作口中念念有词,向掌心呵一口气,大喊一声,对准梁的前额拍下去,梁经这一拍,呆了一会儿,渐渐清醒,黎铎又给他注射一针镇静剂,并把他带到医院。梁到医院后,他的妻子也大发癫狂,黎铎也同样给她施“五雷掌”,带进医院,4个多月后,梁氏夫妇双双出院。梁、何一出院,广州和香港报纸大肆宣扬黎铎的“驱邪”疗法,并对陈济棠的“仁爱之心”也大加颂扬。 陈维周给蒋介石相面1936年6月1日,陈济棠联合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发动以抗日反蒋为由的“两广事变”,其个人动机竟与相面不无关系。蒋介石在1934年3月,在江西第四次“围剿”苏区失败。回到南京后,决定抽调陈济棠的粤军从南路围攻红军,电令陈济棠派代表到南京商谈。陈济棠没有派军事代表,派了他的五哥陈维周。因陈维周自诩精于相术,想借机看一看蒋介石的“相”,这正是良机,要求乃弟满足他的心愿。陈维周到了南京,蒋介石一看,知道他并非军事代表,只是应酬了几句,就叫侍卫送客。那陈维周乘机相了蒋的“面”,随后又跑到浙江奉化溪口看了蒋家祖坟的风水。回到广州后,他对陈济棠说,老蒋断难过民国二十五年这一关,他非死即伤,如我们积聚力量,整军经武,举兵北上,可获全功,到时就能统一天下。陈济棠居然深信不疑,决定举兵反蒋。 举兵之初,陈济棠下令布置几处神坛,规定官兵都要“歃血盟誓”。神坛前一排长桌,焚香燃烛,香烟缭绕,桌上放着许多装了半杯鸡血的小酒杯,神坛左侧是象征蒋介石的一个草人。参加盟誓的官兵须在晚间赶到神坛前,侍卫先将每人用黑纱布遮住双眼,引至神坛前,行三鞠躬礼,然后揭开纱布。监誓员给各人发一张印好的誓词,各人在纸上签名后,站队立正,由监誓员带头宣读誓词。宣读完毕,各人将誓词交给监誓员,然后各饮鸡血酒,口中念念有词,依次走到神坛前,拿起木剑向“草人”连劈三剑,表示反蒋决心。宣誓者离开前还要高呼“拥护陈总司令”等口号。 部队行将北上,陈济棠让翁半玄卜了一卦,卦中有“机不可失”四字,翁半玄说:“伯南公气运当阳,正是代替老蒋地位的最好机会。”这一下陈济棠信心大增,举兵直向江西、湖南。哪知举兵不久,陈济棠耗费巨资、苦心经营的空军大队在蒋介石的收买下一齐飞往南昌,投奔南京政府。这时陈济棠又命翁半玄再卜一卦,卦中还是“机不可失”,原来卦中的“机”字,不是时机成熟的“机”,而是飞机的“机”。不久后,陈济棠倚之为心腹股肱的第一军军长余汉谋,经蒋介石收买,第一个通电拥蒋。师长李汉魂、邓龙光、缪培南、张达等有的通电辞职,有的不辞而别。蒋介石兵不血刃,只用一个半月时间就平息了“两广事变”。陈济棠就此下野,以后投向蒋介石的怀抱。 陈济棠挖洪秀全祖坟葬母亲 陈济棠一贯迷信极深,家中常供奉神佛偶像,虔诚礼拜。有一方士翁半玄自言善观气色,能知人吉凶,并精风鉴。1936年,陈欲发动反蒋,而没有信心,遂借其兄陈维周到南京见蒋,乃嘱其兄携带翁半玄同去谒见。回粤后,翁对陈说,蒋气色极不好,不久当失败,陈乃决心组府反蒋,翁又言必於农历五月五日午时就职,宣布反蒋,并要正面向南,不可稍偏,以迎南方旺气。陈果然择定该日该时就职,面南呆立,不敢稍有转动,有如木鸡。当时有不少人参加该就职典礼者,见此怪状,无不惊讶,感觉奇异。 翁半玄向陈济棠进言,说花县芙蓉嶂洪秀全的祖坟风水极好,可以使其子孙得天下,成帝业。可惜葬不得其法,以致洪秀全在位不长。陈听其言,移洪秀全祖墓,迁葬其母,并遵翁的指教,用千百双草鞋垫在棺底,又令士兵身着黄衣黄帽黄鞋,迁葬之日,在该山周围跑上跑下,演办如黄蜂飞状,以助旺气。陈自此以为可以称皇称帝,乃决心反蒋。可是,葬后不久,为余汉谋反对而下野,逃避香港,翁亦随行,我在九龙粉岭曾遇见翁,尚见其上山下山,寻龙捉穴,我问芙蓉嶂如何,他哑口无语。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必威首页 祖坟 荒唐 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