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坤模又一次去彭总家

作者:和谐历史

图片 1彭德怀 刘坤模12岁就嫁给了当时24岁的彭德怀,但两人在战争中失去了联系,刘坤模一介女流走投无路下另嫁他人并生有一女,事已至此二人破镜难圆,当依然是亲人般的关系。 刘坤模浦安修对比 1938年秋,彭德怀经王明的爱人孟庆树介绍,与由北平到延安的北师大的学生、共产党员浦安修结婚了;刘坤模经马友青介绍,1939年与老红军、陕甘宁边区人民银行业务处长任楚轩结了婚。 1943年春,刘坤模在边区政府建设厅供销处当会计,她得知彭总回延安来了,便去看他。彭总说:“你给我的照片,我一直保存在我的上衣小口袋里。有一个晚上,日本鬼子打到总部来了,我在床上爬起来就走,衣服丢了,我的相片被鬼子拿去了,你的却还在这里哩。”他又说,“我们虽然不是夫妻了,但还是革命同志和兄妹关系。你以后可以常来呀!” 在大生产运动中,刘坤模又一次去彭总家,彭总和夫人浦安修留她吃饭,浦安修说:“听彭总讲你很会纺纱,你就教教我吧。”她俩就像亲姐妹似的没有一点芥蒂。 “文化大革命”中,刘坤模更是为彭总提心吊胆。1978年12月,她在《人民日报》上得知彭总已经于1974年含冤去世,这消息犹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在地…… 而文革中,浦安修也受彭德怀牵连遭到批斗,但懦弱的性格让她决定与彭德怀离婚,故而彭德怀的家人对此心怀芥蒂。 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彭德怀被罢官免职,妻子浦安修与其日渐疏远,他在郁闷之时曾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过:“我十分想念刘坤模同志!” 彭德怀在“文革”中被拘禁关押,专案组曾找到刘坤模,让她揭发彭德怀的所谓“罪行”,刘坤模气愤地回答:“彭德怀是我深爱的人,1938年以后我们中止了夫妻关系,责任主要在我!如果非要我讲他,那我要说的都是他的好话,我没有什么可揭发的!” 刘坤模在彭德怀冤案平反昭雪之后的1979年8月25日,在给彭德怀传记编写组的亲笔信中称:“我和德怀结婚是1922年农历三月七日,同大姑娘一样举行的结婚仪式,坐了红轿,拜了天地。因为我当时年纪小,不满12周岁。德怀为了照顾我的身体,虽然生活在一块,但未过夫妻生活。” 彭德怀与刘坤模为什么离婚? 1922年,在亲友撮合下,24岁的湘军军官彭德怀,娶了尚不满12周岁的货郎之女刘细妹,给她改名刘坤模——“女中模范”之意,让她放足,还教她读书写字。 1928 年平江起义时,彭德怀让她回家,答应革命胜利后去接她,不料从此失去联系。 1935年12月,刘坤模来到武昌,8年惊魂漂泊,她早已心力交瘁,在万般无奈的困窘中,她答应了一直鳏居的徐先生,与之同居了。刘坤模想得很简单,先这样藏匿一段时间,等待机会再去找寻彭德怀。 次年10月,刘坤模生下一个女孩儿,取名榕青。 有一天,刘坤模从武汉的报纸上看到彭德怀的名字,丈夫已经是八路军的副总指挥了,她欢喜若狂,想给德怀写一封信,可往哪里寄呢?既然八路军在平型关打了胜仗,那里的人一定知道彭德怀。她就在信封上写“平型关,彭德怀收”,“湖南湘潭县石潭镇刘斌寄”。万没有想到,彭德怀真地收到了这封家书,还给刘坤模回了信: “坤模妹:在枪林弹雨中收到你的信,很兴奋。你要来,去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找林伯渠主任。” 刘坤模收拾行装,先回湖南老家,她想和彭家两个弟弟商量一下,再北上找彭德怀。 自平江起义起,10年了,3000多个日日夜夜,在硝烟炮火中征战的彭德怀,接触过不少同生死共患难的女战友。曾有几个人对他流露过爱慕之情,可彭德怀心如铁石,在他的心里只有他日夜思念的细妹子。 亲人重逢,千言万语竟不知从何处谈起,扑在彭德怀胸膛中的刘坤模哭成泪人,10年的悲苦艰辛,九死一生,都化作泪雨流淌。彭德怀劝慰刘坤模说:“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应该高兴,细妹子,让我看看,你还是楠木冲那个调皮的刘细妹吗?” 刘坤模让彭德怀说得破涕为笑,大家坐下来和彭德怀说话,彭金华讲了他们3个人从湖南到陕北的曲折经过。彭德怀说:“到延安来的革命青年都要经历种种艰难困苦,尤其通过敌占区的更危险。现在,淞沪会战失利,日本鬼子大举进攻华北和华东,南京告急,武汉也难说。”他想起刘坤模刚刚说过,这几年她是在武汉教书,便问起她到武汉的经过。刘坤模因为与徐任吾的那层关系,心中不胜疚痛,话也说得吞吞吐吐。喜悦中的彭德怀不失军人的敏感,他隐约地觉察到刘坤模似乎有难言之隐。刚才刘坤模在他怀中大哭时,他就注意到她浓密黑发上的烫发痕迹。 彭德怀又问刘坤模:“那年红军打下长沙时,有个朋友告诉我,国民党的报纸登了你与我脱离夫妻关系的声明,有这么回事吗?” 刘坤模吃惊地瞪大眼睛,面红耳赤地辩白道:“登报?你有那张报吗?有我的签名盖章吗?你要拿出证据来,现在就枪毙我!要是拿不出证据,我不答应!” 看见刘坤模委屈得又要哭,彭德怀微笑道:“看你说的,哪里谈得上枪毙哦,没有这个事,就是敌人造谣了。过去敌人破坏共产党的威信,就常常靠造瑶。” 看看时间不早,彭德怀最后说:“你们初到延安,按我们党的规定,你们三人要耐心等待组织上的例行审查。然后才能进一步安排。今天晚上,你们就在军委副官处休息吧。”他喊来警卫员,吩咐为刘坤模准备一件皮大衣、一床驼绒垫被,又补充说:“陕北的冬天很冷,坤模要注意身体啊。” 刘坤模低着头,闷声不响地跟着警卫员走了。彭金华走到哥哥面前,不满地说:“大哥,这不合适嘛,大嫂为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你怎么能……” 彭德怀绷着脸,示意弟弟坐下,让他详细说说这些年来刘坤模和全家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一夜,彭德怀和刘坤模心里都很难受,谁也没有睡好,本来,生离死别的患难夫妻,天隔一方10年后才得以重逢,多么希望能亲亲热热地同衾共枕、互诉衷肠啊,可就是没有发生这热血激情的一幕。 第二天,彭德怀处理完军务,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的冷淡态度,颇感歉疚,就把刘坤模找来谈话。然而,让彭德怀失望的是,刘坤模一直哭泣不止。漫漫八年的磨难,武昌委身于人的悔恨,千里北上寻夫的冷遇,此刻,她满腔的痛苦和委屈,岂能说得清楚? 彭德怀长叹一口气,安慰道:“不要哭嘛,这些年,你吃苦了,熬到今天不容易,现在应该高兴才是。你来到延安,我很高兴,过几天,我就要到中央开会,很忙的,见面机会不多。等你们几个通过组织审查后,我看你们先去‘抗大’学习吧!” 12月,彭德怀一直忙于开会,有一天,“抗大”副校长罗瑞卿交给他一封信,拆开信封,从里面掉出一张照片,彭德怀打了一个激灵。 这封信是武昌白沙洲中学徐任吾寄给彭德怀和刘坤模的,大意是说徐与刘已是夫妻关系,女儿才两岁,离不开母亲,希望刘能回来,并请彭德怀将军理解。照片是徐、刘和女儿榕青的合影。 彭德怀什么都明白了,他浓眉紧蹙,面容冷峻,痛苦像无数小虫子在啃嚼他的五脏六腑。他一连几天沉默寡言,心中那个美好的细妹子渐行渐远,他无法接受妻子的婚姻状况,尽管造成这种悲剧并不是妻子的错,但是,感情的裂痕像影子一样挥之不去。 中央会议结束后,彭德怀准备返回山西前线,临行前,他从“抗大”约刘坤模出来,把徐任吾的信和照片交给她。双方沉默了一会儿,彭德怀平静地说:“坤模啊,你应该向我说实话,既然你已经同徐先生有了孩子,为什么要瞒着我呢?孩子太小,你应该回到孩子身边去啊。” 刘坤模痛哭失声,她几乎是在向彭德怀哀求:“我去武昌实在是迫不得已啊……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吧,我们多年的夫妻,可不能……” 看到刘坤模痛不欲生的样子,彭德怀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和蔼地劝慰道:“让我们面对现实吧,虽然我们的夫妻关系已经结束了,今后还可以保持同志式的关系,还可以像兄妹一样嘛。现在,你回到孩子身边也好,继续在‘抗大’学习也好,都由你自己考虑决定。” 刘坤模泪眼模糊地望着将要离开她的心上人,虽说那刚毅的面容是冷静的,可那目光是温暖柔和的。她便带着几分生气说:“我是来参加革命的,是来抗日救国的,我不回去!” “那好!你就在‘抗大’继续学习吧”。彭德怀露出微笑,他看到刘坤模穿着一件掉了扣子的旧军装,又亲切地开导说:“你现在是革命战士了,别老是整天想着我,衣服扣子掉了也不缝,像个土匪。明天我就回前方了,你在‘抗大’要好好学习,努力上进,争取早一点参加共产党。” 彭德怀孑然一身地走了,刘坤模泪水涟涟,目送那熟悉的宽厚背影,直到与黄土高坡融为一体,她无助地仰问青天:“我和德怀的夫妻缘分就这样完了吗?” 彭德怀的弟弟彭金华听说哥哥要与嫂嫂脱离夫妻关系,立即去劝哥哥:“你和嫂嫂一贯感情很好,她为了你吃了很多苦头,虽然在白沙洲犯了错误,那也情有可原,你就原谅她吧,和好算了。” “这怎么行呢?”彭总正色道:“共产党不能共妻,我怎能和别人共一个堂客?!” 彭金华知道哥哥的犟脾气,也就没有再劝了。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betway体育网址 彭德怀 刘坤 模浦安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