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近现代的民间叙事研究是由日本东渡而来

作者:和谐历史

图片 1

本期新青年梁青,男,湖北武汉人,文学博士,现为湖北大学日语系讲师,研究方向为神话学、中日比较民俗研究、中日比较神话研究。本文对日本民间叙事研究作出概括与爬梳,弥补了中国学界重视日本民俗学而不重视其民间叙事研究的缺憾,是为要文。


  摘 要:近代以来对民间叙事的研究率先在欧美发展起来。叙事学确立后,在经典叙事学和后经典叙事学的影响下,民间叙事理论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日本学界紧跟学术潮流,积极引入民间叙事理论,取得了丰富的成果。日本民间叙事研究者在引入西方新理论时注重与本土实际情况相结合,对新理论有选择有取舍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关键词:民间叙事研究;叙事学理论;理论应用;学术传统  纵观近代以来中国的学术史,受日本的影响不可谓不大。这一方面是所谓的同文同种在语言上带来的便利,另一方面是日本在近代以来开西学风气之先,率先将西方理论消化,让文化体质相近的我们更容易接受。近几十年来,随着国际化浪潮的不断冲击,我们与世界各国的学术交流日益频繁,各种新理论和新方法都可以更快更直接地引介进来。我们在引入西方理论方法的速度上和数量上与日本的差距正在缩小,有时甚至超过了日本。相比对西方学术界的关注,我们对日本学术界的关注度有所下降,但这并不意味着日本学术界失去了借鉴的价值。相反,随着我们引进西方理论速度的加快,产生了理论与实践脱节、理论理解偏差等消化不良的症状,日本的译介经验和方法对于我们而言仍然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叙事学作为一门学科,从正式建立至今仅有大约半个世纪,叙事学一词甚至直到1969年才由托多洛夫提出。但人们对民间叙事进行研究的历史却久远得多,雅各布格林的《德国神话》(1835)是近代民间叙事研究的标志性成果,从此人们开始按照民间故事、传说和神话等体裁,把民间叙事作为口头艺术的形式进行考察。到十九世纪后半叶,学者们对神话的研究日益兴盛,在欧洲形成了一股国际风潮。这一时期,恰逢日本明治维新,学界以开放的姿态引进西学,神话研究之风从西方吹进了东方世界,井上圆了、清野勉、高木敏雄等一批学者奠定了日本神话研究的基础。当时中国的留日青年也受到这股思潮的影响,在梁启超创办的《新民丛报》上,蒋观云发表《神话历史养成之人物》(1903)一文,首次将神话概念引入中国[p149-154]。可以说,我国近现代的民间叙事研究是由日本东渡而来,继而走向繁荣的。  民间叙事研究在近代以来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发展,产生了很多新思潮和新理论。尤其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叙事学作为一门学科建立以来,民间叙事的研究对象、研究范式、研究意义等都发生了巨大变化。长期以来,民间叙事研究理论的中心都在欧美地区,这种状况在今后较长一段时间难以改变。一直以来,中日两国的民间叙事研究对西方的理论方法多有借鉴,我们在吸收和运用西方民间叙事理论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我们有必要移步扶桑,看看老邻居是如何应对的。一、经典叙事学视域下的当代日本民间叙事研究  芬兰学者Kaivola-Bregenhøj.A将民间叙事学的历史进程依据研究对象划分成三个阶段:叙事、叙事者和叙事活动[p208-214]。日本学者们的研究路径也大抵如此,他们一开始专注于叙事文本,包括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甚至神乐、祈词等,然后才将目光投向叙事者,关心他们的生活经历,继而关注叙事的语境和过程。在这个发展过程中,经典叙事学的确立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在这里我们把受经典叙事学影响及其以降的研究称为当代民间叙事研究。但就研究对象而言,仍然可以参照上述的三个阶段。  (一)对叙事文本的研究  传统的民间叙事研究几乎全部集中在文本的考察上。无论是对文本体裁的界定,还是关注文本在时间、空间上的变异,或者是母题和类型索引的编订,都是着眼于文本的内容的。到了当代,受经典叙事学的影响,日本民间叙事的研究者们也开始关注文本的结构规律和形式问题。  这方面的成果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广田收的『物語りにおける伝承と様式』[p36-47](物语的传承和形式)。广田认为古代物语和神语(神敕)一样,是神圣性的显现,具有对称的形式和循环的构造。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对《伊势物语》第六十段、第六十二段和《源氏物语》花散里卷的结构进行分析,表明它们是同源的并具有相同形式的文本。此外还有繁原央的『日中説話の比較研究』(中日故事的比较研究),谷口广之的『軍語りの様式と構造』[p48-58](军记物语的形式和结构);谷口卓久的『「竹取物語」の潜勢力:<始まりの>様式』[p59-68](《竹取物语》的潜势力:<开始的>形式)等诸多成果。这些成果大多关心叙事文本在形式上的特征,大量采用结构主义方法,其运用也比较纯熟和自如。  在众多叙事文本的研究中,除了大量关注结构与形式的成果外,还有几类研究值得我们注意:  一是日本特有的叙事文本体裁界定问题。叙事文本体裁的界定是传统民间叙事研究的经典问题,在我国一般界定为神话、传说和故事三类。但日本的情况比较特别,有神话、昔话、传说、世间话、物语等多种说法,需要进行区分。这方面值得关注的是长野晃子的『世間話は伝説・昔話・神話とどこが違うのか』[p2-7](世间话与传说、昔话、神话有哪些不同)、『民話の枠分類――昔話、世間話、伝説、神話の語り方の違い』[p17-19](民话的分类昔话、世间话、传说、神话在叙事方式上的区别)。前者主要是以日本特有的世间话为话题,论述其与其他几种体裁的差异,认为其具有交际功能。后者则是从叙事方式上对几种体裁进行区分。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日本 当代 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