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念朝和父亲谈完话之后

作者:必威体育娱乐app

  他这次见方玮只想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他们之间还有没有重续旧缘的可能,要是没有,他从此心里就干净了。

  乔念朝在那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他喜欢上了连队猪圈那里的氛围,还有喂猪的赵老兵。赵老兵的真实姓名叫赵小曼,男人起了一个女人的名字,乔念朝对赵小曼的名字印象深刻。

  乔念朝之所以下定决心去喂猪,没有人能说清楚那一时刻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自己也说不清,反正在那一刻,他觉得这里的环境很适合自己的心情。这里只有几头猪,还有赵小曼,他喜欢这里的猪和人。乔念朝申请去喂猪,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力,他是在父亲找他谈完话的第二天。别人自然不知道他们父亲谈话的内容,在这种情况下,乔念朝想出到连队去养猪,连队干部还以为这是首长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了,乔念朝和父亲谈完话之后,思想认识水平有了一次大跃进,自愿申请到连队最艰苦的地方工作。

  连队最脏最差的工作,可能就是喂猪了。刚当兵的青年人,走进部队都是满怀理想壮志的,当然没有人愿意去喂猪。喂猪的编制放在炊事班。炊事班还好一些,那毕竟是给人做饭,喂猪算什么!

  乔念朝看中的不是这些,他搬到猪圈旁那间小房子里,一下子就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踏实。以后再也不用出操、跑步了,他和赵小曼一起,和猪打交道。很快,他就喜欢上喂猪这个行当了。说到喜欢,他是真心的。

  早晨,连队其他战士列队出操的时候,赵小曼和他刚刚起床,开始打扫圈舍和周边的卫生,打扫完卫生的时候,别的人已经收操了,他们开始给猪热食,有一口大锅,泔水放在锅里,热气腾腾的样子,然后用桶提着,倒进猪圈的槽子里,猪们就幸福得一边哼哼着,一边吃食。

  乔念朝望着眼前这种景象有几分感动,他叼支烟在嘴上,蹲在那里,入神入定地望着那几头猪。猪很快就接纳了他,已经把他当成亲人了。不管他喂不喂它们,它们只要一听到他的脚步声,总会侧起身子,就是最懒的那头白猪也会睁开眼睛,甜蜜期待地望着他。他想人和猪是有感情的。

  赵老兵赵小曼也蹲在那里,他不望猪而是瞅脚下的蚂蚁,两只蚂蚁在争一粒饭,你争过来它争过去。赵小曼不时地把那粒饭一会儿挑到这儿,又一会儿挑到那儿,逗弄得两只蚂蚁相互介蒂,又相互费劲巴力地寻找着已经到嘴的食物,看到那两只蚂蚁很忙乱的样子。赵小曼就吃吃地笑。

  以前乔念朝经常能够远远地看到赵小曼这样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那时,他把赵小曼想像成傻子或者弱智。总之,那时的赵小曼和自己的生活远得很,不着边际。现在,他和赵小曼已经是同类人了,就多了许多的悟性和理解。他喜欢赵小曼这个人,他质朴得可爱。

  晚上那段时光,是一天最漫长的时候,有时两人就蹲在猪舍外面的空地上,有时坐在屋内的床上,两人关着灯吸烟,烟头在他们的嘴边明明灭灭的。

  赵小曼就说:乔念朝,你爸在老家是个啥“倌”?

  这句话问得乔念朝一惊,他在黑暗中瞪大眼睛,自从上次和父亲谈了那次话之后,他最怕别人提到父亲。以前他虚拟着把父亲想像成是自己可以依傍的大树,最后他发现不是。

  赵小曼就吃笑一声之后,才说:我爸是牛倌,全队的牛都归他管。从我记事起,我爸就当那牛倌。刚入伍的时候,连长问我有啥特长,我说我能当牛倌,结果我就来喂猪了,当上了今天的猪倌,你爸是啥倌呀?

  乔念朝乐了,乐得哏哏的,他憋着气说:我爸是羊倌,放着全队的羊,有好几十只呢。

  赵小曼就一副遇到知音的样子,拍着大腿说:我说的不错吧,这叫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爸要不是羊倌,你一准不会喜欢猪。像咱们农村长大的孩子,从小就喜欢猪呀、羊呀、牛呀啥的,你说是不?

  乔念朝在黑暗中瞅着赵小曼,点了点头,这次他没乐。

  赵小曼又说:啥人啥命,俺爸是牛倌,你说我能出息到哪去。当几年兵,养几年猪,等我回老家了,俺爸放不动牛了,我就去替他的班,给全村放牛去。

  赵老兵的话平静如水,他没有抱怨生活,更没有哀叹命运的不公。

  赵小曼还说:本来去年我就该走了,连里找不到喂猪的,连长劝我再干一年,我就再干一年,多干一年少干一年能咋地?人反正能活几十岁呢,也不差这一年,你说对不?

  乔念朝在那一瞬间,似乎一下子走近了赵老兵。赵老兵这种生活态度让他感到吃惊,同时,他在心里也真心实意地佩服赵老兵。赵老兵的年龄并不大,他似乎已经把生活悟透了。

  赵老兵生性就是一个不与人争、不与人抢的人,什么事都能想得开、看得透。乔念朝一走进赵老兵,他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虽然,他还没有看透人生和将来,此时,他是安静的。慢慢地,他也开始喜欢那些不会说话只是哼哼的猪们了。

  他和赵老兵晚上躺在床上,也经常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话。

  赵老兵说:我当了四年兵,喂了四年猪,别人都不愿意理我这个猪倌,不愿意搭理我,我呢,也不想和他们掺合,没人跟我说话,我就跟猪说话,猪不嫌我,时间长了,就跟它们处出了感情。每年八一呀,元旦、春节啥的,连队杀猪,看着我养得白白胖胖的猪被抓走杀掉了,我心里难过,后来我就不看了。连队要杀猪我就请假去别的连队看看老乡,等他们拾掇完了,我再回来,肉一口我都不动,伤心哪。

  乔念朝的眼前,赵老兵的形象渐渐丰富起来,在这样的特殊环境中,他喜欢赵老兵。

  炊事班隔三差五地要开班务会,开班务会前有人来通知赵老兵和乔念朝。两人就拿着马扎到炊事班去开会,开会无非是学习报纸或者传达连队的一些指示或精神,然后挨个地表决心,炊事班的人表决心无外乎就是想方设法把连队的伙食搞上去,让全连的官兵满意。轮到赵老兵和乔念朝发言时,赵老兵的发言干脆利索,他谁也不看,只盯着眼前的半截烟,蔫儿不唧唧地说:把猪养好,完了。

  乔念朝也学着赵老兵的口气说:把猪养好。

  炊事班长就笑,别人也笑,班长就说:你真是你师傅的徒弟。

  别人仍笑,乔念朝不笑。

  炊事班长就宣布散会了,乔念朝没有急于走,而是绕到伙房里,他已经看到了那个大铝盆里放着一堆馒头,他拿了几个馒头,被炊事班长看见,就问:没吃饱?

  他答:没吃饱。

  班长就大度地挥挥手说:拿去吧,咱们都是炊事班的人,这点儿特殊还是可以搞一搞的。

  炊事班长是个南方人,什么事都用搞一搞去说,语言就有了节奏和形状。他经常搞一搞,搞得很明白、很彻底。

  乔念朝在炊事班拿馒头自己并不想搞,而是给猪搞,他来到圈舍旁,从口袋里掏出馒头冲那只黑猪说:老黑子,过来搞一个馒头,这是班长大厨送你的。

  又说:来,小胖子,你也搞一个,这是你班长大哥送的。

  赵小曼在一旁听了就笑,笑弯了腰,笑疼了肚皮。

  于是两个人就趴在猪圈的护栏上看着猪们在搞馒头。

  赵老兵就说:你这人我看出来了,心眼儿不坏,对猪都这么好,你一定能接好我的班。到年底的时候,我可以安心地走了。

  乔念朝一听赵老兵提走的事,他心里就忽悠一下儿,他真的有点儿舍不得赵老兵走了。于是,他说:赵老兵,能不能再多干一年,陪陪我。

  赵老兵笑一笑,摇着身子哼着小曲儿回宿舍去了。乔念朝也跟在后边。赵老兵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日记本,又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他道:看看,这是你未来的嫂子,漂亮不?

  乔念朝接过照片,那是一个长得很甜的女孩照片,梳着两只小刷子,正天真无邪地望着前方。

  赵老兵就说:这是我前年探家时订的对象,她都等我两年了,今年秋天回去就结婚。

  赵老兵一脸的幸福和向往。

  乔念朝想到了方玮,心里又阴晴雨雪地很不是滋味。一晃,两个多星期没有见到方玮了。她现在干什么呢?乔念朝一想到方玮,就有些走神。

  赵老兵拍着乔念朝的肩膀说:等明年你探家,别空手回来,咱们当兵的,就是探家这一锤子买卖,该订婚就订,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乔念朝冲赵老兵苦笑了一下儿。

  赵老兵不知道乔念朝为何苦笑,独自欣赏着未婚妻的照片,哼着支离破碎的小曲儿,一副幸福生活万年长的样子。

  乔念朝又问:你不怕她日后反悔。

  赵老兵就睁大眼睛:这就得看你的本事了,订了婚,你想办法把生米做成熟饭,还怕她跑了?你说是不?

  看样子赵老兵已经把生米做成熟饭了,要不然他不会那么踏实和幸福。乔念朝心想:真看不出,那么蔫儿巴唧的一个人主意还不少。

  乔念朝想见方玮可同时又不想去见她,他内心充满了矛盾与困惑。后来,他还是下定决心见方玮一次,不管方玮对他如何,他都要弄个水落石出,否则他不踏实。他这次见方玮只想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他们之间还有没有重续旧缘的可能,要是没有,他从此心里就干净了。

  又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时分,他来到了师医院,医院总是那么阳光明媚的,就是星期天进出医院的人仍很多。这些人大都来自基层连队,在连队里很少能见到异性,在医院则不同了,这里不仅有医生、护士,还有许多如花似玉的女兵,她们也学着医生护士的样子,穿着白大褂一飘一飘地走,样子似仙女来到了人间。因此,师医院成了兵们向往的天堂。有许多老兵,苦争苦熬地在连队奋斗了几年,马上就要离开部队了,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师医院住上几天,就是没有病,吃上一些花花绿绿的药片他们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他们心目中的仙女有一次亲密的接触。因此,师医院总是人来人往,繁华、热闹得很。

  乔念朝费了挺大的周折,楼上楼下地跑了好几趟,才在师医院的大门口一群女兵、男兵中间找到了方玮。方玮没有穿军装,而是穿了一身便装,头发浅浅的有被烫过的痕迹,因此,方玮显得很妩媚和时髦。他在人群中发现方玮时,方玮也看见了他。

  方玮走了过来,依旧兴高采烈的样子,她说:乔念朝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也来泡病号?

  乔念朝对方玮这种阴阳怪气的问话很不舒服,他皱了皱眉头说:我不泡病号,泡病号也不会泡到你们这里。

  她冷下脸说:那你来干什么呀?

  乔念朝冷冷地望着方玮。

  方玮说:没什么事那我就走了,他们还等我去看电影呢,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

  他说:我不是来看电影的,我今天是专门来找你的。

  方玮立在那里,袅娜着身子,看了一眼腕上的表说:快说吧,我的时间不多了。

  那边的人群有人喊:方玮,还走不走了?一会儿电影就开演了。

  方玮答道:等一会儿,马上就来。

  乔念朝有许多话要对方玮说,此时,他一句也不想说了。他想扭头就走,忍了忍又立住了,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方玮就说:听说你去连队喂猪了,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呀。

  乔念朝抬起头说:喂猪怎么了?

  方玮嬉笑着说:没什么,为人民服务么。

  他的脸已经阴沉下来了。

  方玮仍说:快说吧,什么事,没事我可真的走了。

  乔念朝不用说就已经知道答案了。他冲方玮挥挥手道:你走吧,去看你的电影吧。

  方玮说:那你就有空再来玩吧。

  说完就走了,融入到那群欢乐的男兵女兵中去了。

  乔念朝点了一支烟,他一直目送着方玮在自己的视线里消失。最后,他又望了一眼身后师医院的门口,在心里说:我以后再也不会来这里了。

  他在回来的路上就咬着牙下了一次决心:自己一定干出个样来,给方玮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方玮的眼里,他只是一个臭烘烘喂猪的。那天,他在连队猪圈门口蹲了许久,抽了有大半包烟。后来赵老兵走过来,也蹲在他的身边,赵老兵就说:俺以前遇到不顺心的事,就跟这些猪说,它们可通人性了,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它们懂。说完了就都没啥了。

  乔念朝把该说的话已经说过了。他一遍遍地在心里说:我乔念朝一定干出个人样来,否则我就不是乔念朝。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呼喊着。也从那一刻开始,他爱上了这些猪们,他觉得猪是他事业的起点,他要把它们养好,让它们健康茁壮地成长。

  每天的清晨,天不亮他就起床了,拿着一个扫把,里里外外地把猪圈打扫干净了,然后点火热猪食,猪食都是炊事班的一些下脚料,他一担担地从炊事班的泔水桶里挑回来,等泔水锅里温热的时候,再盛到桶里,提到猪圈里。

  猪们在他面前疯抢着吃食,他站在那里香甜无比地看着,仿佛那些吃食的不是猪,而是自己。

  赵老兵睡眼惺忪地走过来,看了半晌才道:乔念朝,看来你真是出徒了,年底看来我真的要走了。

  连队干部也经常到猪圈这边看一看,有主管后勤的副连长和司务长,他们看到眼前的景象时,都不敢相信眼前站着的是乔念朝。他们以前眼里的乔念朝已经没有了,一个崭新的乔念朝在他们眼里诞生了。

  每周都有一次连队点名,连长或指导员总结上一周的工作,布置下一周的任务。在连队点名的时候,乔念朝的名字隆重地从连长的嘴里说了出来。以前乔念朝是受批评的对象,那时连干部不点他的名字,而是说“某些人”,但大家都心明眼亮,都知道“某些人”就是乔念朝的代名词。乔念朝被表扬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兵们都侧目向他这里看,他的脸上火辣辣的,脸孔一点点地抬起来,直到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被表扬其实是一件很受用的事。

  那天他和赵老兵回到猪舍后,他学着赵老兵嘴里哼着一支歌,赵老兵扔给他一支烟,两人又蹲在猪舍前的空地上。

  赵老兵说:人做一件好事容易,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

  乔念朝抬起头来望着赵老兵,才意识到赵老兵刚才说了一句语录,但他认为赵老兵说得恰到好处。

  赵老兵又说:喂猪容易,喂出名堂来难。我喂了四年猪,最后不还得走?

  乔念朝想的跟赵老兵不太一样,赵老兵要的是“结果”。他不想要那个结果,他要的是这个过程,不管他干什么,不想让别人小瞧了。有一天,哪怕他也和赵老兵一样,打起背包就走,他也无怨无悔。他只是不想让人说三道四,说他乔念朝是个不思进取的人。

  他从心里说了一声:赵老兵,我谢谢你。

  在乔念朝的成长过程中,赵老兵无疑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这关键的一条就是赵老兵让他热爱上了喂猪。

  一转眼年底快到了,赵老兵被宣布复员了。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赵老兵在向乔念朝告别。

  赵老兵还没说话眼里先含着泪,他说:乔念朝,明天我就走了,这里就剩下你一个人了。

  乔念朝也有些感动,心里潮潮的。

  赵老兵又说:四年呢,我一直呆在这里,很少走出连队大门。我怕人家说我是一个喂猪的,当兵出来就是想混个出息,有谁想真的喂猪呢。

  看来,赵老兵以前说过的话并不是真心的。

  赵老兵抹一把泪道:人这辈子呀,说信命就得信命,我这辈子就是这个命了。

  说到这儿,他拍了一下乔念朝的肩膀道: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到战斗班里去,那里才能让你显山露水。在这里和猪打交道,能有啥出息,到头来不还是和我一样,卷起铺盖卷走人。

  看来,赵老兵还是有梦想的,不过他一直没有说,就那么忍着,喂了四年猪。乔念朝吃惊地望着赵老兵,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佩服赵老兵的恒心和毅力。其实赵老兵一直在期待着奇迹的出现,结果,还是没有出现,最后他只能带着遗憾回家了。

  第二天,乔念朝一直把赵老兵送到了卡车上,那辆卡车一直开到火车站。赵老兵和其他的老兵要走了,车下是挥舞的手臂。上车的时候赵老兵还显得很冷静,跟这个握手跟那个再见的,可当卡车刚驶出连队大门,赵老兵突然在车厢蹲下了,双手捂着脸大哭了起来。卡车载着赵老兵的哭声一点点驶远了。

  乔念朝一直注视着卡车上的赵老兵,赵老兵痛哭的那一刻,他的眼泪也流了出来。他知道,赵老兵是带着遗憾走的,他心里有许多话要说,可他只说给乔念朝一个人听了,还有那些猪们。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必威betway 石钟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