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全国各大城市市场份额的60%以上

作者:必威体育娱乐app

懂家具的很多人不知道莆田、不知道仙游,却知道一个叫坝下的地方,其实它只是莆田市仙游县下属的一个小村。然而这个小村却有着惊人的能量——由这里生产的古典家具占到了国内高端市场的60%。

坝下风云

坝下在行政区域划分上,只是一个村。但它成为中国最大木雕生产基地和三大红木古典家具主产地之一和名贵木材的最主要集散地。据调查, 2010年单仙作古典家具产业达100亿元,约占该县工业总产值的45%。目前,仙游县古典家具商拥有超过全国80%以上的红木库存量,占全国各大城市市场份额的60%以上,产量、产值、销售额均居全国首位,同时产品还畅销欧美、东南亚等地。

而在5年前,坝下在中国古典家具市场的地位虽然显赫,却没有大企业,有的是小作坊内埋头苦干的师傅们,他们以“子承父业”的方式,以扎实的手工雕刻技艺,为家庭解决温饱问题。他们也许并不敢想像,坝下可以冲出福建,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他们或许也不敢相信,当初只为学一门技艺混口饭吃的手艺,有朝一日,能让他成为亿万富翁。

这一切,要从2005年仙游古典家具第一次到北京办展览开始说起。

在北京打响了第一炮

2005年,当时的仙游古典家具并不被看好,在任的县委副书记王加林却对古典家具情有独钟,申请资金,政府投资300万元,带领“百家企业、万件精品”到北京办展览。

“在北京一炮打响。”关于那场展览,原仙游县工艺美术产业办副主任陈少飞回忆说,“坝下的每个老板都会感谢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正是这场展览,改变了坝下,甚至对整个仙游的产业格局都产生了重大影响。那场展览成功举办之后,坝下的古典家具迅速崛起,逐渐占据了国内高端红木家具市场的半壁江山,这也为2006年底仙游成功申报“中国古典工艺家具之都”奠定了基础。

首场展览,让坝下的企业家尝到了甜头,2006年至今,每年都要办四五场展览。除了北京,坝下的家具还被运到了广州、上海等一线城市参展。

2006年,仅一年之间,北京就突然冒出了五六十家仙作家具店。“仙作”,从默默无闻到以专卖店的形式遍地开花,站在著名的“京作”、“广作”、“苏作”旁边,虽然还有些战战兢兢,但却以一种内敛自信的姿态,宣告着“仙作”不久后更迅猛的崛起。

同时,透过展览走出去的除了家具,还有仙游企业家的胆略和品牌意识。原产业办副主任陈少飞描述说,2006年,北京一家家具企业,从展览上看到了“仙作”的潜力,来仙游买家具,每次来一趟都是带几千万的家具回去,贴牌出售,一转身,价格就翻了几倍。“仙游人想不通,去他公司考察,他非常客气,请我们去最好的餐厅吃饭,一顿吃掉三四万块钱。”陈少飞说,“我们的企业家受了刺激,回来以后,就下定决心推我们自己的仙作品牌。”

泡沫涌向坝下

在北京打响第一炮后,坝下古典家具市场用“风起云涌”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2007年上半年,和那年的楼市一样,仙游的古典家具市场也十分疯狂,一度达到了历史巅峰。这一年,坝下村一夜之间冒出来三四百家新开的古典家具店,大量外来资金涌入家具市场。“很多机关干部辞职收拢社会资金,也开始做家具。那一年,红木家具市场真是热,几乎所有的厂家都是加班加点也供不上市场需求。”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协会副会长林元仁回忆说。

原材料也遭到炒作。价格暴涨,黄花梨从2006年的20~30万元/吨,上涨到60~70万元/吨,上涨了两三倍。“最后一个买单的人就要跳楼”。虽然很多人也意识到这种暴涨不正常,但是人们乐观地相信,自己绝不是那个最后买单的人。

因新公司大量诞生,对工人的需求也大大增加,导致出现工人工资大幅上涨还请不到人的现象。疯狂暴涨的背后,反映到市场上,就出现了鱼龙混杂、以次充好的现象。当泡沫被无限地放大,短短两年时间内,仙游古典家具就经历了一次严酷的洗礼。

仙游怀古木业董事长林志权回忆起那段疯涨岁月,仍心有余悸:“那一年企业处于非常艰难的状态,我作为企业带头人,心里也直发慌。因为原材料的大幅上涨,能否按时交订单成了大难题:按时交,铁定亏本;不交?企业诚信面临考验。”

“这一次的泡沫,对仙作的品牌伤害很大。”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协会会长、三福家具董事长黄福华谈起2007年的泡沫期,神情也格外严肃,“泡沫,炒作,都是活不长的。市场是很残酷的,需要人们尊重,只有健康、理性、符合市场规律地发展下去,最终市场才能带给我们回报。”

2008年1月份,原材料价格开始疯狂下跌,与2006年相比,跌去一半还不止。随后而来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对家具市场更是雪上加霜,消费者购买力下降,需求大幅萎缩。有相当部分投机炒作行为的人为此付出了代价,大量工厂倒闭,大批炒家血本无归。据不完全统计,至2008年年底,全国有将近50%的红木生产企业倒闭,2008年下半年的销售量还不到2007年同期的20%。这样的比例在其它行业是很难见到的。

但是,市场炒作也好,泡沫挤压也好,金融危机也好,被迫退出的狼狈身影中,我们很难发现有传统历史的企业。“许多祖传的工艺厂家生意非常好,销量大增,原因是红木家具市场低迷,大量产品在市场积压,消费者选择余地大,低质产品既使价格再低也不被人看中,而优质产品价格坚挺却依然走货,可见市场不接受低质低价。”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协会副会长林元仁说,“金融危机,从反面促进了红木家具企业对产品质量的关注。”

2009年初,仙作市场重新洗牌,快速恢复,这个恢复期比很多人预想的要快。“我预计至少要两年才能恢复,没想到一年就恢复过来了。”仙游县政协主席何锦驰对此十分欣慰,“这个要归结为我们仙作的质量好、有特色、有历史文化的积淀。但是我们也要认真吸取教训,珍惜仙作、善待仙作,抓质量,竖品牌,做好传承与创新。”

宝泉工艺园区呼之欲出

2010年,宝泉工艺园区研发中心大楼顺利封顶,现已投入使用。而园区一期修建性规划、主要单体建筑设计等方案均完成招标,正在进一步修改完善,沿溪景观带初设方案亦已完成设计。园区一期企业用地初步划定,迄今预约用地工艺企业已达61家1932亩,主要用于建设标准化厂房等。

正在开发建设的宝泉工艺产业园,是一个集工艺家具生产、展示、营销、仓储、研发、物流以及旅游等功能为一体的专业园区,现已列入福建省振兴轻工产业实施方案重点产业园、福建省特色文化产业园。其主要建设项目有:工艺家具生产标准化厂房、产品展示交易中心、质量检验检测中心、研发中心、技术中心、名贵木材交易中心、仓储中心、配送中心、海峡古玩市场、油画生产基地等设施。产业园建成后,将有力促进仙游古典工艺家具产业的快速集聚,并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使古典工艺家具产业真正成为仙游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

对此,不少家具老板显得十分期待和急切,“我相信未来的仙作品牌会是全国最好的古典家具品牌。当务之急是工艺园区要赶快开发出来,目前古典工艺家具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工业用地,企业每年都在扩大,但是没有地扩张,造成管理成本、人工成本很大,而且企业安全得不到保障,市场混乱也不方便政府管理。”一位家具老板对记者坦言,现在的很多家具企业严重缺乏技术工人,呼吁劳动部门去外地招工,“但这也只能解燃眉之急,长久之计还是要建立专业院校,培养专业人才。”

链接:未来古典家具市场前景广阔

吴先生是仙游一家红木家具厂老板,他不仅做家具,近年来也开始在青岛等地开家具店。作为市场一线人士,他向记者透露,红木家具越来越火了,“年初的广交会我们有很多人去参加,年底的这次就没什么人去了。为什么?因为年初接的订单做一年都做不完。”

究其原因,吴先生分析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红木家具非常环保。新式家具,多数都有喷漆,很多甲醇都超标了,“大部分出口了,一般国内比较少卖。”

其次,从价格上来说,红木家具也渐渐具备优势。拿一套皮具沙发为例,一套略好的皮沙发,也要十来万,但是一旦用到十年以上,就破旧不堪,只能当做废品扔掉,而同等价位的红木家具,却越用越耐看,保护得当,可以用上几百年。

第三,原材料稀缺,升值空间很大。现在用来制作家具的红木,除了黄花梨、小叶紫檀的生长时间要500年以上外,即使是价位相对较低的酸枝木、鸡翅木,也要上百年的生长周期。如此漫长的生长周期,造成原材料的珍贵紧缺,注定了红木家具天生的收藏价值。据吴先生介绍,现在国内的酸枝木,只有广东、广西、云南有产,早在清中期以前就被砍光了,现在市场上流通的主要是老挝、南美洲进口的。目前已有很多国家在控制,名贵木材严禁出口。

第四,针对“红木家具太硬,坐着不舒服”的缺点,现在已经有厂家在尝试将创意时尚和红木融合,为家具量身定做坐垫、靠垫,解决舒适度的问题,亦可以让生硬的红木与现代装修结合起来。

最后,随着经济回暖,人们消费力的加强,必然会带动家具市场发展。从长远来看,人们生活水平会越来越高,以前只用于皇室的红木家具,会渐渐走向普通百姓家,而目前拥有红木家具的家庭只是凤毛麟角,“很多人想买,但是买不起”的现象未来会有所改观,红木家具市场空间非常广阔。

协会会长黄福华也对仙游古典家具的前景十分乐观,同时他也表达了恳切期望:“行业内人士要达成共识,团结起来把区域品牌打出去,建立品牌意识,不能有短期行为,不能恶性竞争,保证品质,规范市场,在行业内形成‘要买好的红木家具,就到仙游’的良好口碑。”

仙游县政协主席何锦驰表示,仙作发展时间不长,但是势头很猛,而古典工艺家具市场方兴未艾,“只是万里长征刚刚迈出的第一步,仅仅开了个头,市场空间非常大。在未来,古典家具将会创造很大的辉煌。”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福建 仙游 风云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