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破鞋说的挺真诚

作者:必威体育娱乐app

黄老破鞋像是递名片儿一样双手把耳朵递给了赵红兵,赵红兵接过耳朵和丁晓虎、大耳朵开车就往医院赶,急啊,那是真急啊。“哎呀,那耳朵,汗毛都竖着!”黄老破鞋边咧着嘴说边伸出食指朝天上一指:“汗毛都竖着”。黄老破鞋表演能力真不弱,手指头一比划,大家都摸了摸自己还在的耳朵。“……别磨叽了!”费四也不知道是该夸黄老破鞋还是该骂黄老破鞋。这事儿,没黄老破鞋还真难办。但是黄老破鞋办完了还没完了的说,比较招人烦。黄老破鞋一转身,看见段锋和他的那些小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趁乱走了。“哎,这段锋,这回真回去抠猪腰子了吧,他就是不听我的话……”没人愿意搭理黄老破鞋,黄老破鞋继续站在小区的中间耀武扬威。“哎,李武,你过来,你现在混的可以啊!”“呵呵……”李武笑笑,不说话,抬手跟黄老破鞋打了个招呼,上车,走人。今天晚上最大的赢家就是李武了,先在这一群江湖中人面前表现出了他在白道的活动能力,然后又说动了赵红兵放了小坤,不但救了小坤也救了大耳朵。李武这叫三赢。江湖中人面前争了光,赵红兵那边也得感谢他,小坤家那边以后肯定也得卖他人情。起码在表面上看来,李武真的是三赢。李武这人精子处理事情的手段够高超了。所有人都希望在处理事情时像李武这样面面俱到,尽量做到都不得罪,尽量让大家都记着他的好。可是,这可能吗?即使是李武,真的做到了吗?李武也走了,王宇、先儿哥也带着那群小兄弟吃饭去了,院子里,就剩下了黄老破鞋、大老周、费四、二龙这些人。二龙是被赵红兵留下请大老周和黄老破鞋这些人吃饭的。赵红兵是个懂礼数的人,知道今天让李四把这些社会上的朋友拦住不让上楼有点不妥,但是的确是不得已而为之。在送大耳朵去医院的路上,赵红兵还不忘嘱咐二龙请这些前辈好好吃好好玩一晚上,也算是陪个不是。“黄叔、周叔,你们先别走,刚才我二叔说了,今天晚上你们谁也不许走,咱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出去玩儿去,我二叔说你们谁走他跟谁急,他把大耳朵那边儿的事儿处理好马上就过来。”“红兵这是客气啥啊!都是自家兄弟……”大老周说。“不行,我二叔说了,你们谁今天不去喝酒他明天就不认识谁!”二龙留客人有一套。赵红兵也还真是从来不差事儿。“要么这样吧,现在这点儿也没什么可吃的了,都去我那玩儿吧,今天黄哥我请,大家都免单!”黄老破鞋明显今天挺兴奋,要请大家去他那嫖娼。“操!我们能去你那吗?”大老周乐了。“我那咋的了?”“我那车往你那桑拿的门口一停,明天还不得都传开了我去你那了?谁不知道你那是干啥的?”“你把车停我桑拿后面那小区!”黄老破鞋嚷嚷,看样子他还是真想请。“不去!去你那就没一个好人,碰上认识人我还混不混了。”“这样吧,咱们市六百货那新开了个KTV,里面姑娘不少,而且那地方干净,虽然有陪唱歌的,但一般不出台,陪唱的都是咱们市那几个高校的女生,纯着呢,各个长的都挺水灵,除非碰上人家姑娘十分中意喜欢的,否则人家姑娘肯定不出台,就算出了台也未必要你钱。咱今天晚上就去那!这没啥丢人的吧?!咱就是去唱歌、喝酒、玩儿,这总行吧?!”二龙倒是轻车熟路。“……这个……”大老周看样子还挺踌躇,有点不好意思。“二龙大侄子啊,其实你黄叔我其实最TMD烦去找小姐什么的了……”“……啊……咋的呢?”二龙还琢磨这全市最大的鸡头这是立地成佛了?“别看我是开那啥的,但我觉得干那事儿吧,总得有点感情,有点感情才有意思,对不?这事儿一旦有钱掺和在里面……”黄老破鞋又开始了。“行了,行了,咱们去吧!”大老周实在怕黄老破鞋说个没完。“大侄子,上我车!”二龙和黄老破鞋同车驱往我市六百后面的那个KTV,大老周的车在后面。路过了一家成人用品商店,黄老破鞋把车停下来了。“大侄子,帮个忙呗?!”黄老破鞋微笑着对二龙说。“黄叔,你说,啥事儿吧!”“帮我下车去买盒安全套去……”“这个……我不刚说人家那的姑娘不出台吗?”“恩,对,你不还说人家那的姑娘一旦特别喜欢谁,也能领走么?”黄老破鞋依然微笑着。“…恩…啊……是!”二龙心里这个犯琢磨啊,人家姑娘要是喜欢也是喜欢有钱的帅哥,你这么个猥琐的半个老头子,还有人能喜欢你?!“那就行了,去帮我买一盒,要六只装的。”黄老破鞋望着二龙的眼神很温柔。“……好吧!”二龙起身要下车。“大侄子,等等,等等!”“咋了,黄叔?”“一定记得,要给我买黑色的安全套啊!”“啊?!”二龙的小眼神儿挺迷惘。“对,一定要黑色的,我一般只用黑色的。”“为啥啊?!”“黑的,显瘦。”“……”二龙差点没从车上栽下去。“我……有点粗,怕吓着人家。”“……”二龙栽下去了。二十分钟后,二龙手里抓着安全套和黄老破鞋到了KTV,二龙给每人都安排了个配唱的,一屋子姑娘。“大侄子,你肯定给自己买的白色的吧?!”“……啊,我没给自己买……”KTV里,大家群星捧月似的围着黄老破鞋。二龙肯定得给黄老破鞋面子,大老周也给黄老破鞋面子,黄老破鞋手下的那几个在桑拿看场子的小弟更不用说。黄老破鞋坐在那一副大哥风范。据说他不唱歌,也不跟陪他唱歌的聊天,就坐在那不停的打电话。“红兵,你还来不来?!你不来我不唱了昂……”“红兵,你说你几点到,你不到我去拆你家房子了……”“大哥,你的这个朋友,红兵红兵的这个,是赵红兵吗?”陪黄老破鞋唱歌的那姑娘终于忍不住发问了。赵红兵在我市,就没一个人不知道。“对啊!咋了?”黄老破鞋面无表情,连头都不回,专心致志的玩儿着自己的手机。“他是你的朋友?!他一会儿真来?!”“恩……”黄老破鞋继续带搭不理。“他真是你的朋友?”“他是我小兄弟。”“真是你的朋友?”“是我的小兄弟。”“真的吗?”“问他,他是跟红兵玩儿的。”黄老破鞋头都不抬,伸手指了指二龙。“是……”二龙只能说是。这一屋子的姑娘,眼睛都齐刷刷的射向这个中年猥琐男。“那……那你认识李四吗?”“李四?呵呵,你问问他认识我吗?”黄老破鞋终于流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转头看了一眼陪他唱歌那姑娘。“……”刚才那一屋子叽叽喳喳的姑娘没一个敢说话了。敢情着,这就是传说中的少林寺扫地神僧?真正的天下第一?!而且,看这样,真不像是装的啊!“那……那张岳你肯定也认识吧!”那姑娘又壮着胆子问了一句。“……”黄老破鞋不说话,一仰脖,痛饮了一杯酒。“……认识吗?”“……”黄老破鞋不再说话,喉结抽搐了几下,抬头看着顶灯,好像是要把泪水忍回去的样子,要多痛苦有多痛苦。“不该问的别问!”大老周说。说起张岳,大老周倒可能是真难过,土匪惜土匪。这一屋子姑娘,对黄老破鞋何止是仰慕啊,简直是崇拜!正在这时,赵红兵推门进来了。赵红兵那气度,那长相,再加上那手指头,谁说他不是赵红兵都没人相信。“老黄,今天真的多亏你了!”赵红兵向来有礼貌,而且今天,黄老破鞋应该被感谢。“小事儿,小事儿。”黄老破鞋抬起了杯子。“真谢谢了,刚才我在上面也是……”赵红兵想陪个礼,毕竟他和黄老破鞋在近10来年处的还不错,黄老破鞋装是装了点儿,但没什么坏心眼。“红兵,你看你说的,打小你就这样,有点小事儿就没完没了。”黄老破鞋说的挺真诚。这一屋子姑娘都快控制不住了,就差扑上去了:哎呀妈呀,我今天咋还遇上一个这么神秘的江湖第一大佬呢?这一屋子江湖中人对他毕恭毕敬不说,连赵红兵都对他这么客气。“呵呵……”“刚才她们还讨论你呢……”黄老破鞋指了指那一屋子姑娘。“讨论我啥了?”“我说你是我兄弟。”黄老破鞋就知道赵红兵肯定不能撅他面子。“是啊!咋了!这还有啥说的吗?”“呵呵,没咋……”黄老破鞋笑笑不说话了。赵红兵过去跟大老周喝了杯酒,客套了两句,找个借口,走了,前后赵红兵也就是呆了20分钟。“大哥,唱首歌呗?!”这一屋子陪唱的姑娘都有点犯花痴了。“……我一般不来这场合。”“唱一首,唱一首。”“……好吧!来一首《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据说黄老破鞋就会唱这一首歌,走到哪儿都这一首,唱的那是真好,挺苍劲的。姑娘们齐声鼓掌:敢情着这江湖大哥还有点行吟诗人的意思?!黄老破鞋笑了笑,他知道,他今天,已经征服了全场的姑娘!但人家黄老破鞋还是矜持着,绝不主动出击,等待姑娘去崇拜他。二狗前天在搜狐做访谈时也找到了黄老破鞋当天的感觉,那天,二狗站在搜狐12楼,电梯门打开,上来了一个姑娘,看见二狗就喊:“狗哥,狗哥,我爱你!”“……”当时二狗就矜持了一下。“狗哥狗哥,我要跟你生小孩儿。”“……”继续矜持,装呗,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据说,那天晚上,黄老破鞋带走了配唱里面最漂亮的那个姑娘。半个月后,黄老破鞋还是能接到当天晚上那些姑娘的电话。当然了,江湖,不可能总是像黄老破鞋这样风花雪月。毕竟,像黄老破鞋这样的浪漫骑士,在全中国的社会人中,也是不多见的。此事过去的半个月后,李武的行为就引起了赵红兵等人的不满:李武,和袁老三等人越走越近了。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必威体育首页 黑道 是个 第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