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耳朵知道小坤家的势力

作者:必威体育娱乐app

究竟是谁把二龙拍在了沙滩上?这人究竟干了什么?容二狗慢慢道来。且说,以袁老三为首的太子党团伙中有一纨绔子弟,是市交通局的儿子,二狗暂且把他称之为小坤。虽然此人和二狗同龄,但二狗不认识他,因为他小时候一直在我市下辖的县城,其父以前历任该县的县长和县委书记,在90年代末才因为工作调动来到了市里,所以,在此事之前,二狗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过,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据认识小坤的人说,此人有几大特点:1,走到哪儿都不忘了提他的爸爸。2,做事冲动,间歇性狂躁,就没他不敢干的事儿。3,不知道从哪儿办来了个假文凭被安置到我市的某单位,基本从来不去单位上班但却居然总显摆他那假文凭。小坤平时的爱好也不多,就是总和袁老三等人混在一起,大的坏事儿倒也没干过,顶多也就是游手好闲,偶尔酒后滋事。但是在2001年的初夏,小坤在费四的赌场做了件奇案。此案之奇绝对堪比“孙大伟血战按摩女”,而且毫无争议的当选了我市2001年的奇案之首。在2001年,费四的赌场更稳定了,他当时买下了一个小区里的一个单元的六套房子,也就是说,从一楼到六楼的六套房子,全是他的。以前的小区一个六层楼的单元有12套房子,在2001年的时候我市流行了大户型,每层楼就一套房子。费四这六套房子的1楼空关着放一些杂物,2、3、4层是赌场,6楼是费四自己家,5楼的作用有两个:1,为赌徒们做饭。2,有些赌徒赌的太疲倦了,就上去休息会儿。从上次费四的赌场被三虎子报案冲了以后,费四的场子一直也没被警察冲过,他跟公安局的关系打点的不错,此时的他,早已不用再打一枪换个地方去开场子了。此时的费四开着场子,还做着球盘,收入那是相当的丰厚。小坤这件奇案,还真不是发生在费四的2、3、4楼的赌场里,而是发生在5楼的赌徒休息室里。而且据说小坤虽然经常去费四那赌几把,但是那天晚上小坤没赌博,他是喝多了和朋友一起去的,他的朋友在楼下赌,他喝多了自己去楼上睡觉去了。小坤上了楼,就看见了同样喝多了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大耳朵。小坤是太子党,太子党当然瞧不起小混子。大耳朵是名头比较响的小混子,又瞧不起靠爸爸吃饭的太子党小坤。这俩人在费四的场子里见过,但不熟。这俩人一对眼,就不太对付。“喝多了?”躺在沙发上的大耳朵懒洋洋的斜了小坤一眼,然后继续眯着眼睛看电视。“操!我能喝多吗?”“呵呵。”大耳朵没说话,继续懒洋洋的在沙发上看电视。大耳朵是看出来了,这小坤肯定是喝多了“笑xx巴啥?”太子党小坤从心底里瞧不起西郊混子大耳朵,他这么说话不就是找架打呢吗?“你老实点睡觉去得了。”大耳朵还表现的挺有涵养,没和小坤较真,继续认真的看电视。“你是叫大耳朵吧?”小坤纯属没事儿找事儿呢。“对!咋了?”大耳朵有点不耐烦了。“以后你注意点!”“哎呀我操,我怎么你了?”大耳朵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TMD以后注意点!”“我注意啥我?!”大耳朵的脾气那也是相当暴躁,刚才看到小坤喝多了已经忍了半天了,现在看到小坤莫名其妙的不依不饶,大耳朵的火也上来了。“你注意啥你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大耳朵鞋都没穿,瞪着眼睛站了起来。“你别以为你多牛逼!你不就混社会的吗?混社会的牛逼啥?动我下试试!?”“你就是找茬对吧?!”大耳朵实在是忍不住了,也开始犯浑了。大耳朵这人一向很浑,比丁晓虎还浑,换在以往早就在几句话之前就跟小坤动手了,只是他最近几年被赵红兵教训得收敛了很多,所以一忍再忍。“我就是找茬,咋地!?你牛逼你动我下试试?!”“我操你妈!”大耳朵作势要向前冲。“对,来,打我!”小坤伸过了脑袋让大耳朵打。“……我操你妈!”大耳朵想伸手打,但又忍住了。“你敢吗?!”小坤看样子火也不小,但小坤实在是没跟大耳朵动手的勇气。“……我……,我操你妈!”大耳朵知道小坤家的势力,也知道自己如果跟小坤冲突了起来要被赵红兵骂,几番伸手想打,又忍住了。“我操你妈!打啊?!你打啊?!”小坤也开骂了“……不TMD和你一般见识!”大耳朵都快气死了。“你敢吗?”“……”大耳朵居然又真的忍住了,气鼓鼓的躺到了沙发上,睡觉去了。“以后你TMD注意点儿!”小坤眯着醉眼,摇摇晃晃的指着大耳朵说。“……”大耳朵不再说话,躺在沙发上自己一个人生气。假装认真的看电视,其实是在生气呢。小坤看大耳朵不搭理他了,自己也进了房间随便找了张床去睡了。据说此案有五奇,第一奇就奇在刚才俩人针尖对麦芒都没打起来,但却在一个小时后爆发了。大耳朵在跟小坤吵了几句之后躺沙发上生闷气,生着生着睡着了。而小坤却在里面的房间翻滚了几遭睡不着:自己堂堂一个太子党,被大耳朵这个小混子指着鼻子一通骂,虽然没被大耳朵打,但也够丢人的了。小坤是越想越气。完了,彻底完了,在床上翻滚了一个多小时的小坤那间歇性狂躁爆发了,他起身就去厨房拿了把锋利的菜刀……正在沙发上躺着睡觉的大耳朵忽然觉得耳根子剧痛,睁开醉眼一看:小坤左手提着他的耳朵,右手拿了把菜刀在他那耳朵旁边比划着呢!“操!你要干啥!”大耳朵这一惊可不轻。“你不是叫大耳朵吗?我今天就要让你没耳朵!”“你敢!?”大耳朵伸手就要去抓小坤的右手手腕。“别他吗的动!动我真割了你耳朵。”“你把刀放下!”“你服不服!”“我TMD不服!”“……”……大耳朵一声惨号,捂住了耳根子。小坤右手持刀,左手里多了一只血淋淋的耳朵。剧痛中大耳朵伸手朝小坤胡乱抓了几把,小坤手里的菜刀又朝大耳朵抡了过去。赤手空拳的大耳朵捂着耳朵转身就跑……大耳朵开门夺路而逃后,重伤害了大耳朵的小坤居然不跟着逃跑,而是顺手把刚刚斩获的耳朵扔在了茶几上,自己把防盗门在里面一反锁,然后进了房间睡着了!解恨了,不跑,踏踏实实的睡着了,此为本案中的第二奇。剧痛的大耳朵酒醒了一大半,捂着耳朵,满脸血了呼啦的下了楼打个车就往医院跑。“大夫,你看,你看,我耳朵……”大耳朵气喘吁吁。“……你耳朵呢?”值班的大夫也楞了。我市民风历来彪悍,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发生重伤害,值班大夫应该多惨重的伤势都见过,但掉个耳朵但其它部位却完好的应该是没见过。“被人割下来了。”大耳朵也懵了。“我的意思是问你耳朵在哪儿呢?”“不在我这……”“那在哪儿?”“在……我朋友家里!”“那你拿来啊,咋不把耳朵带来呢?”“着急忘了……大夫,你能给我简单的处置一下吗?”“当然可以啊。”“恩”“不过处置了以后,你那耳朵就可能没法再接上了。”这大夫说话大喘气。“啊?”“处置吗?”“不处置,不处置!”“那你快去取耳朵吧!”这大夫微笑着看着大耳朵。大耳朵这才想起来,这次的伤和以往被捅了或被打了不一样,这次是少了个零件,得把零件要回来才能治。大耳朵风风火火的去医院不带耳朵,大夫还说要给他处置,这是本案中的第三奇。大耳朵从医院出来,立马找来了丁晓虎和二龙。大家都说大耳朵这人虽然没文化而且粗鲁,但是情商极高,很会揣度别人的心理。赵红兵、沈公子每天见着丁晓虎和二龙等人就想骂,但这么多年还真就没怎么骂过大耳朵,因为大耳朵总能猜中赵红兵和沈公子的真实想法,能把赵红兵、沈公子二人忽悠的团团转的人,这世界上肯定不多,但是小学文化程度的大耳朵就有这本事。大耳朵不但能把握赵红兵这样大哥的心理,而且能把握丁晓虎、二龙等人的心理,像是丁晓虎、二龙这样遇到点儿火星立马就能熊熊燃烧的小伙儿,只要大耳朵一诉苦,他们俩肯定忍不住拔出大片刀来就帮大耳朵去打架。据二狗所知,在成天跟着赵红兵玩儿的这十几个小兄弟里,也就是先儿哥能收拾大耳朵,其它人玩儿智商都不是大耳朵的对手。“你们快带人来啊!我在费叔这里,耳朵被TMD小坤割下来了!”大耳朵捂着耳朵给丁晓虎打电话。“啥!?操!等着!”丁晓虎果然一点就着,带着包括二龙在内的10来个人就赶到了费四楼下。“小坤在哪儿呢?!操!”丁晓虎看样子也是刚喝完。“好像还在楼上呢……”“敲门去!废了他!”“晓虎,给二叔打个电话吧……”血肠子二龙自从被骂以后“沉稳”多了。“打电话他也得过来!这也太TMD欺负人了吧!”“还是打个电话吧。”大耳朵掏出电话打给了赵红兵:“哎呀,刚才我和小坤在费叔这吵吵了几句,他趁我睡着把我耳朵割下去了!现在他还在房里呢,我现在跟晓虎我们去跟他要耳朵去,跟你打个招呼。”“啥?!割了你耳朵?!你等着,我先给费四打个电话,让他跟你们一起上去!我和四儿在一起呢,我们马上就到!”赵红兵一听手下爱将的耳朵被割了,也急眼了。两分钟后,费四、大耳朵等十来个人聚在了五楼门口,丁晓虎等人手持开山刀,那叫一凶神恶煞。费四在前面掏出钥匙就开门,结果咋开都开不开。原来,小坤还真不傻,他在里面把防盗门给反锁了!丁晓虎开始砸门了:“操你妈开门!”“操你妈我就不开!”有铁将军把门,小坤还真是横。“你不开门我给你撬开!”二龙也上来浑劲儿了。“能撬开你就撬!”双方僵持了没几分钟,费四楼下又多了一台车。赵红兵、李四、王亮、先哥儿他们几个也到了。“我先上去,你们几个在楼下。”赵红兵自己先上了楼,李四等三人坐在了费四单元门口的台阶上,赵红兵这么安排本来是为了防止小坤跑下来,没想到后来却收到了奇效。赵红兵也站在了5楼的门口:“我是赵红兵,你开门,你把耳朵先拿出来,其它的事儿以后再说。”赵红兵肯定明白现在拿回耳朵来比什么都重要。“赵红兵,别以为我怕你,你要是敢逼我,我现在就把耳朵扔马桶里冲下去!”“你TMD敢!”赵红兵有点急,嗓门不小。“……”赵红兵这一嗓子把小坤吓着了,小坤在里面不说话了,没动静了。小坤太知道江湖传说中的赵红兵是个什么人了,也知道得罪了赵红兵是个什么样儿的后果,和赵红兵对骂他肯定不敢,当然他更不敢开门,他知道,他只要一开门,门外的那群狼非冲进来把他筋挑了。怎么办呢?打求助热线吧!小坤有两条求助热线,第一条是他妈妈,因为他不敢给他爸打电话。第二条是袁老三。据说他先给袁老三打了个求助电话。“三哥,我在费四这边儿把大耳朵的耳朵给割下来了,现在他们在门口堵着我不让我出去。”“谁在那堵着你呢?”“赵红兵他们……”“啊……那,你等一下,我现在打电话。”袁老三一听,又是赵红兵他们这帮人,他是真怕,不但他被赵红兵等人归拢过,而且他的亲弟弟就是被张岳所杀,这样的事儿,袁老三自己肯定是不敢去,他只能找人去说情。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赵晓波,他又给赵晓波打了电话。二十分钟后,赵晓波到了。赵晓波在费四楼下没看见赵红兵,倒是看见了正在台阶上坐着抽烟的李四。“四叔,二叔是不是在上面呢?”李四这样的人,人人见到都觉得有点儿渗人,即使是从小就认识他的赵晓波,也从来都不敢跟李四开玩笑。“晓波来了啊?呵呵,是,你来求情了吧?那你给你二叔打个电话吧!”李四坐在单元门口的台阶上,一副一夫当关谁也不让进的架势。“二叔,我在楼下呢,那小坤是我朋友……”晓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红兵打断了:“这没你的事儿,别添乱,赶紧回家!”说完赵红兵就把电话挂了。赵晓波表情很尴尬。李四看着赵晓波直乐:“咋了,不让你上去吧?”“四叔……”赵晓波的意思是让李四让开路,他上去去求求二叔去。李四一点儿动的意思都没有,还是瞅着赵晓波笑,不说话。“四叔……”“听你二叔的话,回家吧。”“……哎……四叔。”赵晓波也知道求李四没啥用,在李四眼中,他就是个小孩子,他根本说不上话。赵晓波悻悻的走了,给袁老三打了个电话:“找别人吧,四叔在那门口坐着呢,我TMD进不去。”袁老三一听赵晓波这话也急了,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坤真被赵红兵等人给办了,小坤虽然暂时安全,但是门被撬开那是早晚的事儿。据说此时小坤在里面又拨通了第二个求助热线,直接打到了他妈妈那。他妈妈一听也急了,因为如果说是小坤被黑社会恐吓,那他妈妈肯定让他爸爸一个电话打给公安局局长,直接领队带人来把赵红兵等人全端了。但此事不同啊,现在是小坤先把人家耳朵给割了,但人家还没把小坤怎么样儿呢,公安来了抓谁?是抓小坤还是抓赵红兵?如果抓赵红兵那肯定是说不过去,即使人家手里拎了刀,但也没实施犯罪,倒是小坤先重伤害了大耳朵。看来,白道这边儿有点儿行不通,尽量不能用,只能留做备用,实在不行了再用。得,那就找黑道的帮忙解决吧!小坤的爸爸也急了,给小坤打电话说:“找些社会上的朋友帮帮忙,钱咱家是不缺的!”再怎么说袁老三也是小坤的大哥,袁老三虽然打架差了点儿,但是毕竟在我市混了这么多年了,社会大哥级的他还真是认识不少。在接到了小坤的电话说:“我爸爸说找些社会上的朋友帮忙……”以后,袁老三挨个给社会大哥打电话求助:“帮帮忙吧,能跟赵红兵说上话不?他现在把我兄弟堵住了,能把我兄弟接下来不?跟赵红兵他们说说,花点儿钱什么的都无所谓,我那兄弟他爸是交通局局长。出来以后肯定……”2000年初我市独立的而且在社会上有名号的团伙包括赵红兵在内大概也就是10几帮,除了赵红兵、大虎、老古这三帮算一流,其它的那8、9帮人都只能算二流,这二流和一流的区别绝对不事谁手头更硬,而是二流的团伙在和上层的关系和自身财富这两方面较一流团伙要差很多,二流团伙可能比一流团伙下手更狠。袁老三这一通电话打过去,有一半人听说是得罪了赵红兵、李四等人,直接挂了电话说跟赵红兵他们不熟,这忙帮不上,但倒是有四帮人答应过去试试,说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当然了,他们根本就不是在帮袁老三的忙,而是听说了小坤的爸爸是交通局局长动心了,是个人就知道,招标时给他一个大的工程,他可能就发家了,招标时给他三个大型的工程,可能他就跻身成为一流的社会大哥了。本案第四奇开始了,全市一半的黑社会大哥聚集在费四楼下,就为了抢一只耳朵,热闹了。这样的大场面由小坤而起,那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二龙被拍在了沙滩上。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必威登录 黑道 第三十六 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