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红兵嘱咐黄老破鞋

作者:必威体育娱乐app

据说那天段锋那天车里放着歌,《热情的沙漠》,车的音响动静是非常的大,一开车门那动静嗡嗡的,“我的热情,嘿,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沙漠有了我,嘿……”下了车以后,一看院子里聚着这么多人,段锋夹个包,微笑着挨个点头致意,甭管认识不认识,先把头点了,这是段锋逛农贸市场的习惯,一看就是很嗨的样子。再配合着《热情的沙漠》的音乐,段锋这是又来费四的小区领迪来了。段锋跟李四也点头了,但李四依然端坐在费四的单元门口,惺忪着那双睡眼,冷冷的看着摇头晃脑的段锋,没任何反应。“哎呀,大老周你也来了!”段锋微笑点头之余还不忘跟大老周打个招呼。“啊,是啊……”大老周也挥了挥手。大老周应该瞧不起这段锋,但是都在一个城市里混,多少算有点交情。“那费四家是不是就在这啊?”“对,就这!”“赵红兵在上面吗?”“……”大老周没说话,回头看了看李四。此时段锋也看见了坐在单元门口的那条瘦小枯干驼着背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的李四。李四并不认识段锋,李四就是觉得这人有点得瑟,一看就是找赵红兵说情的,有点懒得搭理。“兄弟,你是??对了,赵红兵在上面吗?”“在。”李四没回答段锋自己是谁,就简单的说了个“在”。“麻烦你让一下,我是赵红兵的朋友。”“红兵说了,谁也不能上去。”“我是赵红兵的朋友,我找他有事儿!”看着李四这带搭不理的语气,段锋大哥有点不耐烦。“说了,红兵不让。”李四连看都懒的看段锋了。“你也是赵红兵的朋友吧?”“对。”李四还是头不抬眼不睁,点着了一根烟。“那就不能借个光儿?让我上去?”段锋看李四这瞧不起人的架势,火是相当的大。只是鉴于李四是赵红兵的朋友,段锋才没张口骂人。“说了,不让!”李四也烦了。“这是你家的门口?你说不让就不让?”段锋的火药味上来了。李四乐了:“……这还真是我家门口,这单元的所有房子,都是我亲大舅哥的。”李四的笑总是那么让人不寒而栗。“那你就是费四亲戚了?”段锋强压住火,他虽然不认识费四,但他也听过费四的名字。“对”李四看都不看段锋,就是看着大老周笑。谁也不知道李四在那笑什么呢,大老周无奈也得跟着李四笑。“笑啥啊?让开好不?!”段锋是真火了,有点要硬往里闯的架势。这时,段锋的后背被人拍了拍,随后,他听到了一个慢慢腾腾文绉绉的声音,那声音,真叫个温柔:“段锋啊,我说你啊,这场合真不适合你参与。”“哎呀,老破鞋你来了,你咋也来了呢!”没错,第四拨人就是黄老破鞋。虽然自从亲眼看到李老棍子一刀捅死了勾疯子以后黄老破鞋就淡出了江湖,不再参与江湖的纷争,但是黄老破鞋毕竟是还开个桑拿,怎么说也是半个社会人,而且他还是当年和李老棍子等人一起从西郊出来的硕果仅存的一位,也算是前辈了。由于他现在和赵红兵也是老相识,总是称兄道弟的,没事儿还开开玩笑,所以,他也被袁老三找来说情了。究竟能不能说成功其实黄老破鞋肯定不在意,他只是友情出场,而且他也好长时间没看见赵红兵了,挺想赵红兵的,顺便来看看。段锋那几个歌厅离黄老破鞋的桑拿不远,所以黄老破鞋也认识段锋,仅仅是认识而已,没什么交情。“你都能来,我咋不能来呢?”黄老破鞋矜持着微笑。“赵红兵在楼上呢,这兄弟不让我上去……”段锋指指坐在门口的李四。“哎呀段锋啊,我刚不说了嘛,你真不适合参与这样的事儿。”黄老破鞋语重心长。黄老破鞋是老江湖,一看这阵仗,一看门口坐着的是李四,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能让李四这样的社会大哥坐在单元门口守着,这事儿肯定小不了,要是小事儿或者赵红兵不怎么在意的事,赵红兵能亲自出面吗?亲自出面还不完,还让李四坐门口守着?这帮人的厉害,段锋还不知道,但他黄老破鞋早就10几年前就领教过了。“我咋就不适合呢?”段锋回头跟黄老破鞋嚷嚷了一句,作势要往前冲。“哎,哎,别介,你要干啥?”黄老破鞋怕酿成血案,想当老好人,开始拉段锋的胳膊。“你别TMD拉我!”段锋开始朝黄老破鞋发火了。有些人就这样,人越拉他就越来劲。本来段锋还没想好是不是要硬闯呢,结果黄老破鞋一拉,段锋还真要硬闯了。“你说话干净点,我这是为你好。”黄老破鞋永远那么温柔。“扯淡!”“你吧,还是去抠你的猪腰子去吧,这样的事儿,你别参与!”黄老破鞋也开始不说好听的了,但是人家黄老破鞋就是有素质,就是不爆粗口。“你说啥?!”“我说你啊,还是回家去抠你那猪腰子去吧,你家那我知道,从咱们火车站买票上车,一站地就到你家,就是那绿皮儿的火车,多少号我不知道,反正是绿皮儿的,四块钱就到你家,你不是在你家那混的挺不错的吗?”黄老破鞋撒开了抓着段锋的胳膊,斜着看眼睛看着段锋说。我市当时火车站开出的火车和过路的火车绝大多数都是红皮的,好像提过速的火车都是红皮的或者其它颜色的。绿皮的火车是那种专门呢在我市周边开,见站就停,多小的站都停,一般只有去我市乡下的人才会乘绿皮火车。黄老破鞋嘴挺损,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段锋你就一土流氓,别来市里诈唬,这儿不适合你,你快点乘那绿皮的火车回乡下吧。段锋被黄老破鞋损得肺都要气炸了,但还没法跟黄老破鞋动手,他知道黄老破鞋虽然现在不在江湖中混了,但是当年也是李老棍子手下的金牌打手,到现在西郊的那群混子谁见到黄老破鞋还都恭恭敬敬,他段锋是真得罪不起。李四和大老周看到黄老破鞋损段锋,都在那坏笑,不插嘴。段锋不再跟黄老破鞋磨叽,伸手就去推李四的肩膀,他想从李四旁边闯出条路来上楼。段锋那手刚伸出去,就被李四拨到了一边。“别用你那抠猪腰子的手碰我。”李四说。据说李四说这话的时候还在笑,他肯定还在想黄老破鞋那“绿皮火车”呢。“哎呀,你拨拉我?”段锋虎着脸伸手用力的朝李四的胳膊推去。“完喽……”黄老破鞋一声惊呼。黄老破鞋太知道了,这段锋这下算是完了。而且据说黄老破鞋这声“完喽”是在李四动手之前,可见黄老破鞋对李四等人有多了解。黄老破鞋这声“完喽……”还没落地,整个院子、整个小区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惨叫。李四硬生生的撅断了段锋的两根手指头,黑暗中谁都没看清李四是怎么出的手。坐在台阶上的李四抓着段锋那刚刚被撅断手指头的手顺势站了起来,朝段锋小腿的迎面骨就是一脚。又是一声惨叫,段锋倒地。瘦得跟个猴子似的李四蹦起来,朝段锋的脸又跺了一脚。多少年都不动手的四哥都出手了,王亮和先儿哥能闲着吗?这哥儿俩冲上去就开踢,把段锋在单元门口踢得满地滚。王亮和先儿哥还没踢几脚,几把大片儿刀就朝他们抡了过来,这是段锋的小弟看见段锋挨打,从车上抽出了刀来砍李四等三个人了。李四怎么可能被这样的土流氓砍到?李四猫腰躲了刀,又是朝冲到第一个的段锋手下的小腿骨一脚,一脚就将其踢翻。此时,李四的身后也冲出了很多把大片儿刀,这是谁啊?丁晓虎、二龙他们听见楼下打起来了,从楼道里冲下来了呗!段锋只带了四个人来,丁晓虎他们有十几个人正有劲儿没处使呢,冲出来就开剁,这群下楼的猛虎有如秋风扫落叶般冲散了段锋带的人,把这四个人追得满小区跑。这时,李武的车也赶到了,他一出车门看到李四和王亮正在那踢滚在地上的段锋,丁晓虎等人正在拿刀追段锋的手下。“帮晓虎他们砍!”别克商务车的车门哗啦一拉,从李武车里又冲出四条大汉,帮着丁晓虎等人开始追在满小区乱窜的段锋手下。“我草你吗!”李武也冲下车,帮李四踢段锋。虽然李武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虽然李四平时有点不待见李武,但毕竟是兄弟,毕竟是一伙儿,此时不帮李四等人打,实在是说不过去。李武踢的,比李四还狠呢。这边李武、李四、王亮踢滚在地上的段锋,那边丁晓虎等快20个人追着段锋的兄弟砍,旁边还有大老周、黄老破鞋这样十几个看热闹的,场面那叫一混乱。此时,“砰!”的一声枪响。“都给我住手!”都住手了,都肃静了。公安局的人到了,鸣枪示警了。“大哥……”李武走上前去轻声说。没错,他就是李武的“大哥”。“哦,是你们啊……”“都给我住手!”公安局的领导不再看李武,伸手指着小区里的40来号人说。据说,在被鸣枪和喊话过后,此时大家都回头想看看李四是啥意思,但是李四居然消失了,人间蒸发了,蒸发在了这片混乱的黑暗中。谁也不知道李四是什么时候走的,谁也没看见李四是怎么走的。毕竟,李四还是个通缉犯,见到公安出现场,不跑还等着什么呢?黄老破鞋惋惜的拉起滚在地上的段锋,小声说:“让你乘绿皮火车回家抠猪腰子去,你不听,你看看……”段锋站都站不起来了,黄老破鞋还好心好意的一个劲儿的“扶”他,大家看得哭笑不得。段锋的那些手下几乎各个挨了刀,但是普遍伤的都不重,致命的更是没有,因为丁晓虎等人都是老江湖,知道和段锋等人没什么血海深仇,哪儿会往死里砍这些段锋的手下啊?都是把段锋的这些手下逼到角落,等他们放弃抵抗后抡刀背朝他们身上磕,刀背这东西肯定砍不死人,但是挨一下也够呛,段锋这几个手下被刀背磕得背上全是血檩子,满脑袋的包。刚才在砍人丁晓虎等人开始悄悄的走向小区的黑暗的角落,随时准备跳墙跑,如果这现场行凶被逮住,就算上面再有人,那至少也得去公安局录个笔供,留下案底,实在不大好。丁晓虎他们哪儿知道,这公安局领导也不是来抓人的,人家是被小坤的爸爸请来调节的,是偶然碰上了小区里的群殴,不得不出手制止。丁晓虎等人即使不跑,公安局的人也未必会抓他们,因为要抓了他们赵红兵肯定得造、反:你们公安局的凭啥不抓割了人家耳朵的小坤?赵红兵这个团伙的势力在我市盘根错节,公安局的领导也知道不能轻易得罪,如果纯粹是赵红兵等人在行凶,那当然敢将其拿下,就算是进去就被放出来,那也绝对有的说。但是如果公安局的这个领导偏袒小坤一方,被赵红兵等人抓到了把柄,那还说不定真就被赵红兵等人咬住一下把他扳倒。赵红兵能是善茬吗?丁晓虎等人慌里慌张的想跑,其实堵在小区门口的这公安局的领导也挺尴尬,抓是不抓?进退维谷ing。即使是不抓丁晓虎等人,公安局的领导也不大好上去直接调停纠纷,要是现在就上去把小坤安全带走,肯定没问题。但是要是被赵红兵咬住小坤割耳朵这事儿不放,就要判了小坤,到时候司、法、鉴、定结果肯定是个重伤害,他过来帮忙恐怕是帮了倒忙。当了这么多年公安局领导的他当然知道:社会上的事儿最好还是依靠社会人解决。他那头脑也不是白给的,当时就做出了最佳选择,大喊一声:“那个李武吧!是李武吧?!你过来,跟我说说这边儿是怎么回事!这公安局的领导口气是严厉地,没办法,当着身后那些警员的面儿,当着几乎整栋小区每家都探出一个脑袋的市民的面,他就得装装。尽管他就是在李武把黑子和大海砍了以后一个小时就把李武放出来的那个李武的“大哥”,但是不能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这层关系。“姜局,哎呀,真不好意思,其实我们都是朋友,刚才有点小矛盾闹了起来,一会儿说说唠唠就好了,都是老朋友了,酒喝的有点多。”“喝点酒就闹事儿?!你们都多大的人了!”“姜局,你看看,我一会去谈谈,没事儿。”“真没事儿啊?!”“真没事儿!”“你有能力摆平这边儿的纠纷对吗?!”其实这姜局的意思是:你有能力保护好小坤对吗?“肯定没问题!”“好,这是你说的,我们就在这附近继续巡查,我告诉你,我不许你们谁再惹事生非,这里再出一点乱子,我第一个抓的就是你!懂吗?!”“懂,懂。”“别喝点酒就到处闹事儿,你们不但是闹事儿,还是扰民!你快让这些人散了!人家居民还睡不睡了?聚这么多人干嘛?!都给我散了。”“姜局,没问题,你忙你的去吧!”“让这些人都给我散了!”说完,姜局上车了,车最多开出20米,就停在马路边儿上了,这叫静观其变。有公安局的领导在,看你们敢干啥!公安局的人“走”了,丁晓虎、王亮等人还真挺感谢李武的,而且当时在场的大老周、黄老破鞋等人也觉得李武有点儿本事:公安局的领导搞的很定嘛。刚才李武和姜局那一问一答,好像警匪之间的代言人似的,那谈吐之间俨如是在场的这些人里的老大似的。别人还真别不服,换成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能有这本事吗?要是黄老破鞋走上前去说情,人家姜局说不定一不耐烦直接把他铐走:即使你黄老破鞋没参与斗殴,那我抓你组织卖淫嫖娼行不?黄老破鞋这样的人顶多也就是搞定派出所的所长,想搞定公安局的高层领导,他还差点儿道行。的确,按辈分来说,李武也的确是王亮、丁晓虎等人的前辈,绝对有代言权。“红兵还在上面呢吧!”李武问丁晓虎。“是啊,还和大耳朵他们在门口堵着呢!”丁晓虎说。赵红兵他们还真沉得住气,下面已经打翻了天,可他们就是在上面不下来。“那我上去看看……”“恩……”丁晓虎、先儿哥等人不敢拦李武,再说李武得算是自家兄弟,咋拦啊,没法拦。即使是最不待见李武的李四还在,也未必好意思拦住李武,毕竟,就在刚才,李武还带人帮着打架,还劝走了公安局的人。李武上了楼,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赵红兵和费四:“红兵,刚才公安局的人来了。”“我刚才听见了。”赵红兵是什么人,他一看李武就知道他是来讲和的,其实现在赵红兵也真不想把小坤怎么样,他就是想快点把耳朵要回来。“里面那孩子我认识,要么先把他放出来吧。”“我也想让他出来,耳朵还在他手里,我说了他出来以后我们保证不碰他,事儿以后再说,可这孩子不信,说啥也不开门。”赵红兵说。“要么这样吧,我去跟他说说,好不?”“先把耳朵要出来吧!”赵红兵也急,时间这么久了,那耳朵还能缝上吗?李武开始敲门了。“小坤,我是李武,刚才袁老三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带你出去!”一听这话,赵红兵等人脸皮全变了:袁老三是谁啊?!袁家和赵红兵这个团伙有血海深仇!这么多年,赵红兵这个团伙的人除了栽在袁家的手上,还栽在了谁的手上?张岳的血债,谁来还?即使是现在没人真的敢动袁老头和袁老三,但是这血仇在那摆着呢!“李武啊,你和他们都是一伙儿的,我知道!我不开门!”“你给袁老三打电话,我保证把你安全带回家!”赵红兵等人的脸色更难看了:前些日子听说李武因为张岳砍了老古,大家还都觉得李武这人还讲点义气,还是可交的。但是没过多长时间,李武居然来替张岳的最大的仇家来出头了,可气不可气!“好!我打!”小坤在里面又开始给袁老三打电话了。电话打完,确定了李武是来帮他的以后,小坤在里面又发话了:“但是你和他们都是一伙的,我知道,我还是不太放心你!”“那你放心谁?你再不把耳朵拿出来我报案了啊!你知道报案是啥后果吗?”赵红兵也有点按捺不住了,要是这里不是费四的赌场,赵红兵可能早就报案了。赵红兵也怕报了案以后费四这场子又得被冲。“我看楼下是不是黄老破鞋也在呢?让他也上来!”小坤经常去黄老破鞋那嫖娼,认识黄老破鞋,比较放心他。“行!”赵红兵说。黄老破鞋随后上了楼。“老黄,一定把耳朵拿出来!”赵红兵嘱咐黄老破鞋。“红兵,没事儿!”黄老破鞋自信满满。“小坤,开门吧!”“不开,赵红兵他们还在,我不开!”“那你先把耳朵给我!你黄哥我也混了小20年了,赵红兵是我的朋友,只要你把耳朵给我,我肯定能带你出去,谁敢动你一指头,就先动你黄哥我!你开门!”黄老破鞋豪迈着呢。“赵红兵他们还在,我不开门!”“那你咋把耳朵给我?”“我从门缝底下塞出去行吗?”“行啊!”黄老破鞋答应的真爽快。“操!不行!”费四急了,那门缝那么窄,要是一个已经僵硬了的耳朵塞出来,那耳朵得变成什么样儿。“要么小坤你从5楼上把那耳朵扔下来吧!我下去接着。”黄老破鞋的主意更馊。“操,那更不行!你接不到咋办?”费四脾气本来就暴,听到黄老破鞋和小坤的弱智对话,急的眼睛都绿了。“那咋整?!”黄老破鞋回头看费四,眼神挺天真,挺无辜。“我们几个都下去,就你和小坤在这,这下他开门还不行吗?!”费四说完,拉着赵红兵、李武等人一起下楼了。楼上就剩下了黄老破鞋。“小坤,开门吧,相信你黄哥,谁敢动你一指头,那你黄哥跟他玩儿命,别说赵红兵他们是我的好朋友,就算不是好朋友,十几年前我们会仗时,你问问去,你黄哥我怕赵红兵他们吗?!”黄老破鞋趁赵红兵等人下了楼,赶紧装装。“行啊!出去行啊!我在这耳朵上洒点儿汽油,要是谁动我,我就把这耳朵烧了!”小坤说。谁说小坤智商不够啊?!他啥馊主意都有!这智商也能把二龙拍在沙滩上,这主意二龙能想的出来吗?“别介,别介,别往上浇汽油,我把你送上出租车还不行吗?”黄老破鞋可算是说了句人话。“行,我上了出租车,再把耳朵给你!”“行,行,开门吧!”小坤开了门,右手是菜刀,左手是耳朵。黄老破鞋搂着小坤的肩膀走出了楼道,朝着小区里的几十个人大声说:“看清楚了,是黄哥我,我送他上出租车,谁敢动他一下,后果自负!”黄老破鞋绝不放过任何装的机会,他当然知道,现在这些人都急着要耳朵,谁会跟小坤动手啊!他嚷嚷这几句,既是给小坤壮胆,也是在众人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威风。“快TMD送他上车吧!别墨迹了!”费四烦了。黄老破鞋不在意费四朝他嚷嚷,继续趾高气昂的搂着小坤的肩膀出了小区的门。十分钟后,黄老破鞋回来了,慢慢悠悠,不急不忙,手里捏着一只耳朵。“黄老破鞋,你TMD走快点!”赵红兵等人朝黄老破鞋冲了过来“别动,别动!都别动!”“咋了?!”“红兵你看,这耳朵上的汗毛全立着呢!”“操!”“你看,真的!哎呀,红兵你看!这耳朵上的汗毛咋还都立着呢?!”“操!”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必威体育app 黑道 腰子 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