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实的变化让儿子陈果不免担心起来

作者:必威体育娱乐app

  在偏僻的小山村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陈实,经过儿子陈果的多番劝说,终于进城了。

  在陈实的眼中,城里的生活并不是别人想象中那么美好,一大早,儿子、儿媳要赶去上班,直到中央电视台播放新闻联播的时候才回到家,孙子在外地上大学,他们走后,家里只剩下陈实一个人。

  无所事事的陈实或坐在客厅里发愣,或站在阳台上,眼望着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人跟他说话,没有活计可做,他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差,脸色也变得憔悴起来。

  “爸,哪里不舒服吗?”陈实的变化让儿子陈果不免担心起来。

  “无事可做,心里堵得慌!”陈实回答道。

  “爸,来到城里,您就应该去适应城里的生活。在我们的小区,有很多老人,他们当中有练太极的,也有跳舞的,还有下棋的、聊天的。您应该走出去与他们交朋友,与他们一起聊聊天,练练太极,或是跳跳舞。”

  陈实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老伴去世后,变得更加少言寡语了。在村里的时候,他除了干活,还是干活,从不跟别人闲聊。虽然已是年近八十岁的人了,但他的身子骨还相当硬朗,除了耕种近两亩的责任田外,还养了猪和一百多只鸡,房前屋后种了好些水果。尽管每天忙忙碌碌,但过得十分充实,十分愉快。忙完了,可以到邻居家里喝喝茶,听别人讲讲家长里短。可是现在,没有农活可干,没有人在他的面前唠叨,这样的日子该怎么打发呢?陈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

  不能再呆在家里,必须走出去!经过一番思索后,陈实终于走出了家门。

  走出家门的陈实又找到了自己的乐趣,脸上重新有了笑容。

  陈实的变化,让儿子、儿媳高兴异常。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陈实每天早出晚归,吃过晚饭后早早地上床睡觉。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陈实早早回房睡觉了,客厅里只有儿子陈果他们夫妻俩。

  “老陈,你可知道,爸爸每天早出晚归究竟在干些什么吗?”陈果的老婆问。

  “只要老爸高兴,干啥都行。”陈果回答。

  “下班的时候,我听邻居说,爸爸每天都去捡破烂了。”陈果的老婆将声音压得很低。

  “捡破烂了?”儿子陈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千真万确!明天是周末,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调查调查。”

  儿子陈果不再说话。

  第二天早上,陈实六点不到就起床了。洗漱、做早餐、吃早餐,约莫半个小时后,打开房门离开了家。

  陈实在家里的所有活动虽然都是轻手轻脚,但仍然让儿子陈果听到一清二楚。陈实刚刚出门,儿子陈果便尾随而去。

  横过大街,再拐一个弯,陈实来到了另一个居民小区。

  这是一个高档小区,里面住着很多陈果的朋友。陈果曾多次来过这个小区。

  与小区的门卫打了一声招呼后,陈实走进门卫室,一会儿,从里面拿出两个编织袋、一条扁担,朝垃圾桶走去。

  看到这一切,陈果的脸颊在发烫,脚步被定格在离小区约莫五十米的地方。

  是马上走上去阻止父亲?还是立即离开?陈果犹豫了。

  陈果是单位的头头,正儿八经的厅局级干部,在村子里那是响当当的官。现如今,年近八十的老父亲去捡破烂,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

  去阻止吧?这个小区住着那么多熟人,如果遇到了,自己该怎么解释?

  陈果在小区的门前徘徊着,眼望着父亲从第一个垃圾桶走向了另外一个垃圾桶,原本空荡荡的编织袋慢慢地鼓胀了起来。

  从小区大门进进出出的人越来越多,陈果的心里就像进进出出的人群,一会儿想着走进去,一会儿又想着尽快离开。

  经过一番苦苦挣扎的陈果,最终走向了小区的大门。

  “请问您要去找谁?几号楼?哪一户?”小区的门卫问。

  “我去找捡破烂的那个老人。”陈果毫不犹豫地回答。

  “找那个捡破烂的大爷?”门卫打量着陈果,问。

  “是的。我是他的儿子,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

  “你的父亲真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啊!年纪这么大了,天天都出来捡破烂,捡破烂得到的钱全部都捐了出去。好人,好人啊!”门卫说着,一个劲地竖着大拇指。

  “他将钱都捐出去了?”陈果问。

  “可不是吗?他说,他小时候家里穷,没有读到书,现在小孩都有出息了,自己的生活也无忧了,他要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穷孩子,让那些家庭困难的孩子能够吃得好,穿得好,上得起学。”

  听到门卫的话,陈果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

  “去吧,帮帮你的爸爸。”门卫打开了闸门。

  陈果来不及说声谢谢,快步走到了父亲的身边。

  “爸!”陈果用近乎哽咽的声音喊道。

  听到喊声,陈实立即抬起头,手中的废旧品跌落在了垃圾桶里。

  “儿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陈实一脸的惊讶。

  儿子无语,眼睁睁地看着父亲。

  “哭什么?!是因为我捡破烂给你丢脸了?”陈实将戴在手上的手套褪下,放在垃圾桶的边沿上,然后将手插进裤兜,拿出手帕,递给儿子。

  “捡破烂不丢人!今天,我要和您一起捡破烂。”陈果接过父亲递过来的手帕,擦了一把脸,说道。说完,戴上父亲的手套,开始在垃圾桶里寻找着可以再利用的废旧东西。

  儿子陈果在扒拉着,父亲陈实将编织袋的口子张开跟在旁边,二人边捡边说,不时发出朗朗的笑声。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