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没有制止住妻子的过激行为(刘淑芬本性善

作者:八卦娱乐

看完《无问西东》,最唏嘘的是刘淑芬和许伯常这一段。心里一直揪不下,以至于回来一直疯狂搜索情感博主(甚至连ayawawa都不放过?),期望能看到一些多维度的分析。 称刘淑芬为”泼妇”,我觉得不合适。而许伯常的懦弱,是这一悲剧的根源。 如果说对供他上大学的未婚妻悔婚是不道德的,那么跟自己不爱的人结婚并实行冷暴力则是毁灭性的。 他的懦弱在后来的情节中也有体现。从电影中呈现的镜头来看,爱徒被批斗的漫长过程中,他没有努力为她澄清过,至少没有制止住妻子的过激行为(刘淑芬本性善良,诉求明确,他哪怕只要放下偏执,好声好气地对妻子说几句,都不会把事情闹大)。 划清界限,连杯碗都分得清清楚楚,是困于道德枷锁后的自我保护。刘淑芬越是付出,他的道德困境就越强烈。 1962年早已不是胡适、鲁迅的时代,不能用封建包办婚姻来开脱。至少琴瑟和鸣过,刘淑芬也是他当初真切爱过的人。当初的他,是否彻底决绝地坚持过离开?是否试过和刘淑芬晓之以理地长谈?是否想过如若不能好好对待,是更大的罪恶,会拖垮彼此的人生? 冷暴力不是正确的破局方式。如果最后自己做了结婚的决定,至少尝试着去改变,毕竟是有恩情的人啊!也许,也许……刘淑芬就能好受些。 所爱之人的冷暴力、用尽全力付出的牺牲感、“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的自我怀疑,是很容易彻底摧毁一个人的。 被摧毁的刘淑芬只能用报复感来续命。”批判婊子“成为她转移痛苦、支撑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当目睹王敏佳死去,她骨子里的善良压倒了她,这口气没了,人的灵魂也没了。 刘淑芬错在太偏执。只能接受“我爱你一辈子”的诺言是真的,却不能接受“我不爱你”的离开也是真的。 认为婚姻可以没有爱情,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爱情。 婚姻必须是增量而不是存量。是相互扶持的成长。如果无法相信自己的价值,感受不到自己是值得被爱的,什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都是骗人的鬼话,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母爱泛滥。最后只能是被熬成祥林嫂,沉浸在自己画地为牢的被迫害妄想症中。 每个人都不是无辜的。无论是懦弱的许伯常、构陷他人的刘淑芬,还是怀揣满腔正义打击“美蒋特务”的路人。混乱的大背景下,在每个人的认知中,他们都“没有错“。当平庸的恶被滚滚洪流裹挟,时代的悲剧也随之诞生。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60酱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必威官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