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与中国男足不同

作者:八卦娱乐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印象最深的两件事就是中国男足和中国电影。中国电影与中国男足不同,他是有雄起的时候,尤其是在第五六代导演时期,第五代的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第六代导演张元、管虎、贾樟柯,哪一个名字不是响当当的。电影界三大奖,金狮,金熊,金棕榈,不拿几个出来都嫌丢人。

可现在拍的东西都没法看,这里我真的不是说他们拍的不好,是没有意义,无病呻吟《小时代》、《分手大师》、《再见前任3》。都是一些男男女女拉拉扯扯,纠缠不清,偏偏一代青年受这些片子的影响变得越发矫情。本来电影按照郑正秋的观点,应该成为改良风气,教化民众的工具,现在却被各色影视剧带出奇奇怪怪的风气。

现在是个姑娘就喜欢长腿欧巴,霸道总裁,是个小伙就要找白富美,求保养。社会变的虚伪而拜金,做人能不能来点真诚。好像大家只要把自己包装的够好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我一度放弃寻找这点真诚,但我在《我不是药神》身上看到了。这是一部很真实的片子,尤其是程勇这个人物,我看见了他的转变。如果按照原型人物,是因为自己也是慢粒白血病患者,所以无偿帮助其他患者,这背后有两个条件。一,他个人并不贫穷,有自己的小厂有点小钱。二,他自己也是患者,有同情心和同理心。

但程勇不是白血病患者,他只是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生活艰苦的普通人。如果你要求他也那么无私,这片子就太tm圣母了,你谁啊?我凭什么帮你。人是会变的,一开始是为了钱,在火锅会上说“你们有现在这个样子全tm得谢谢我。”是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你不能一味的要求别人奉献。谁不是有钱了就文质彬彬衣冠楚楚的,谁不是被逼无奈啊?当年拿破仑称帝的时候也说,“我要是像华盛顿一样,我也不想当皇帝。”古时候尧舜让贤,是因为他们有让贤的资本,即使推脱掉了满朝的大臣都服气他们认他们。生活优厚了,野兽也能披上王子的皮。

所以程勇真是,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就算是《老炮儿》都没有让我体会到那种真实感。老炮儿活在老北京的江湖里,像个英雄,像上个世纪没有唱玩的京腔,所以管虎需要一只鸵鸟和他呼应一下。而程勇就像一个从你生活里抽出的,活生生的人,或许你坐火车的时候他就坐在你边上,和你吹牛逼。

《我不是药神》,电影里讲了一个叫陈勇的人的故事,但又不止是这个人。吕受益、彭浩、刘思慧、刘牧师,他们每个人都是真实的受害者,有血有肉。正是因为这些人,程勇才会改变,最后的程勇,让我看到了一丝《辛德勒的名单》的影子。他说“我不图钱,只有一张旧名单,请按名单上的人救助。”一叠厚厚的死亡名单,他不是药神,他是个人,但他想要救人。

有人说这部电影还是存在一些国产片不好的地方,但我觉得一些地方不一定是不好,而是可以作为特色存在的。好莱坞片有好莱坞片的特色,香港武打有香港武打的特色。中国片也有中国片的特色,如果把这点特色都磨没了,那中国电影和法国德国意大利电影没什么区别了。

要想拍出一部好电影,要有一个好剧本,一个好导演,一群好演员,一点自己的特色,这些东西都有,想不拍出点惊人的东西都难。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晨熹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必威体育娱乐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betway